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2016-04-21 00:28:32|  分类: 壹读百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 壹读 - 壹读 

图片来自网络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相信大家今天早上的微信都被这条消息刷屏了:《你吃的每条鱼都可能沾着另一个人的血和泪 | 2015年最牛逼的故事》。


这篇普利策获奖报道,揭露了数千名东南亚劳工在泰国被奴役、强迫劳作、虐待、囚禁和死亡的悲惨命运。海上鱼虾满仓,海底尸骨如山。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 壹读 - 壹读 


读者在读完这个真实的故事之后,内心可能会嘀咕一下:我吃的鱼,真的带着别人的血泪么?我买回家的海鲜,有没有可能是来自这样不人道的剥削?


壹读君(微信:yiduiread)今天的推送特别晚,因为壹读君要用数据来告诉你,中国人的餐桌离这些罪恶和悲剧有多远。


值班壹读君丨一万

值班壹读君丨孙天、一横 对本文亦有贡献

 

我们的生活和“血泪海鲜”有多少联系

中国人能吃已经全球闻名了。如今中国人每年要吃掉全世界35%的海产品。泰国是海产品大国,虾产量全球第六,中国也从泰国进口了大量的海鲜。2013年的数据显示,中国从泰国进口水产品93050吨,进口额达到25597万美元。


我们在饭桌上没办法问一句:“嘿,虾朋友,你是从泰国来的吗?”不过我们可以通过销售渠道跟踪我们吃的海鲜从哪里来。


简单点的,比方说,去某宝上搜“泰国海鲜”,就能搜到不少这样的结果: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 壹读 - 壹读 

如果你想知道更复杂的海鲜流转渠道,则需要分析媒体报道。


从美联社的报道看,奴隶渔工捕获的海产品运往了玛鲁哈日鲁食品(Maruha Nichiro Foods)和泰国万盛冷冻食品集团(Thai Union)等公司,又从这些公司流入跨国超市集团沃尔玛(Wal-Mart)、美国大型超市克罗格(Kroger)及有机食物超市美国全食(Whole Foods)等零售商,进入美国、日本、西欧和中国市场。除此之外,还有大量奴隶渔工被诱骗或贩卖到泰国的剥虾工厂里从事艰苦而毫无希望的剥虾工作。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 壹读 - 壹读 

△泰国(橙色)的奴隶渔工生产的海产品经过大公司的分销,进入美国、日本、西欧和中国(红色)市场


除了美联社这次披露的奴隶渔工从事海洋捕捞外,海产品养殖产业也存在奴隶渔工问题。这一部分奴隶渔工的遭遇在2014年6月被英国卫报报道。


卫报指出,泰国每年捕捞的海产品里包括35万吨“下脚鱼”,这其中部分就是奴隶渔工生产的。随后这些下脚鱼被做成鱼粉,运往泰国正大集团(Charoen Pokphand Group)作为虾场养殖的虾的饲料。正大集团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虾场,每年出口约5万吨对虾,占泰国对虾出口量的十分之一。这些虾沿着正大集团遍布全球的分销网络,销往沃尔玛、家乐福(Carrefour)、好市多(Costco)等零售公司。


你的宠物也很有可能享受着奴隶渔工的血汗。如雀巢从泰国进口大批海鲜,用于生产普瑞纳(Purina)品牌的宠物食品。总之,和海产品相关的产业链条,恐怕和奴隶渔工事件都脱不了干系。


泰国生产的海产品中,又有多少来自这些奴隶渔工呢?


泰国政府估计泰国渔业从业人员约有三十万人,其中90%是被骗或被拐卖到泰国的外国人。泰国渔政管理混乱,导致渔业乱象丛生。国际移民组织2011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泰国约有5万艘渔船,但在官方注册的渔船却只有2万艘。

 

除了海鲜,哪些商品还可能沾了血

如果你认为不消费和海产品相关的商品你就可以躲过所有现代奴隶制下生产的产品,那你可太幼稚了。


你喜欢吃巧克力吗?生产巧克力所用的可可豆有40%是产自科特迪瓦。在科特迪瓦,2013-2014年的可可豆收获季节里,有120,3473名5-17岁的儿童在可可豆农场工作,他们中95.9%的人被迫进行最危险的工作。很多儿童是被拐卖或诱骗到农场的,每周要工作80-100小时。而科特迪瓦生产的可可豆被很多知名厂家加工生产成巧克力,据美国媒体US uncut报道,其中就有我们熟悉的玛氏(Mars)、雀巢(Nestle)、歌帝梵(GODIVA)、卡夫食品(Kraft)等。


人人都喜爱黄金,但是黄金的生产也充满了罪恶。在世界第五大黄金生产国秘鲁,两成左右的金矿强迫劳动者(其中一部分是童工)在没有任何报酬的情况下采金。由于很多金矿处于热带雨林中,采金者必须忍受疟疾等热带疾病的折磨。除此之外,采金所用的水银也对他们的身体健康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第十八大黄金生产国菲律宾,18,000名童工在菲律宾小型金矿工作。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 壹读 - 壹读  

△在菲律宾开采黄金的童工,图片来自普利策危机报道中心


从化工产品如生物燃油,到唇膏等化妆品,再到香皂等日化用品和我们日常所吃的食品,我们都离不开棕榈油。但是在棕榈油的原产地印度尼西亚,数千名工人曾经被不人道对待。公司对他们进行了合同欺诈、凌辱乃至拘禁。马来西亚老板逼迫他们“不得挑选工作内容,必须从事雇主要求的任何工作……禁止工人在合同期内返乡”,而工人们每天工资只有5美元。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 壹读 - 壹读

△收获油棕果的印尼工人


和平的国家尚且如此,饱经战乱折磨的国家处境更为悲惨。2015年,28%的阿富汗儿童正在从事各种形式的劳动,其中12至14岁年龄段的儿童多从事繁重体力劳动。他们经常从事砖厂劳动、农业劳动、罂粟种植、地毯编织,甚至被恐怖组织胁迫进行危险活动。


除了非法劳工问题,你购买的商品可能还涉及到其它罪恶的勾当。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能够享受全球丰富的物产,也或多或少涉及到全球无处不在的罪恶。


比如那颗象征爱情的钻戒。


它可能产自非洲军阀控制的矿场,军阀用贩卖钻石的收入进行内战。


又比如在一块遥远的土地上,大种植园主非法掠夺了贫困的小农的土地,生产出来的蔗糖卖给饮料公司,加进了饮料,这瓶饮料漂洋过海到了你手上,被你一饮而尽。当然,你舌尖的那点甜也可能来自于一个不断扩张的蔗糖种植园,种植园主砍光了附近的山林来种甘蔗,当地的生态环境遭到了极为严重的破坏。


我们很多消费行为,都和这个星球上一部分人不幸的命运息息相关。

 

我们靠什么分辨“血泪海鲜”?

虽然我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奴隶制却仍然没有远离我们。


全世界共有2100万人被强迫劳动,这相当于全世界每一千个人里就有三个人陷于当代奴隶制。这其中一半以上在东亚、南亚和东南亚地区,26%的年龄低于18岁。所有被强迫劳动的人每年创造了1503亿美元的价值,相当于2014年贵州省的地区生产总值。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 壹读 - 壹读 

△世界强迫劳动人口分布,图片来自国际劳工组织


当罪恶直接暴露在你眼前的时候,你确实会震惊。更惊人的是,我们的生活中到处都是带着这样或那样罪恶的商品,他们在全球化的世界中经过了很多次加工和转手,等到我们挑选商品的时候,我们又怎么知道哪一样是沾血的,哪一样是清白的呢?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 壹读 - 壹读 


最简单的思路就是,直接抵制产自问题地区的商品。比如就这次泰国奴隶渔工事件,我们拒绝购买所有产自泰国的海鲜,就可以一了百了了吗?


全球化时代的问题需要用全球化的思路解决。在从原料到商品会在国际间流转的时代,个人消费者无法承担辨别“血泪海鲜”或者“血泪钻石”的责任。


但是国家和大公司有这个能力,也有义务。


早在1930年,美国就通过《关税法案》,禁止进口奴役劳工生产的产品。不过这个法案留了一条漏洞,规定只要是美国市场供不应求,就允许进口奴役劳工生产的产品,包括童工生产的产品。在今年,奥巴马政府通过修正案,将这个后门也堵上了。


国际间通过协商制定一系列生产准则规范生产行为,也是一种可行的办法。


比如在过去,非洲军阀混战,他们贩卖钻石的收入用于扩充军火制造动乱。2003年起,《金伯利进程国际证书制度》正式实施。它规定,出口国必须为每一批出口的毛坯和半成品钻石封装并由出口国政府主管机构签发的金伯利进程证书。理论上说,这一证书能够保证钻石不会沾染内战的血腥。


你吃的鱼,离另一个人的血和泪有多远?丨壹读百科 - 壹读 - 壹读 


又比如,UTZ认证规定了怎样以对社会和环境负责的方式生产咖啡。类似的国际认证还有国际公平贸易认证和雨林联盟认证等,它们覆盖了茶叶、可可豆、甘蔗、香蕉等常见的经济作物,对规范生产行为、保护劳工权益和生态环境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减少我们日常商品里的罪恶,也离不开大型跨国公司和NGO的自发行为。比如可口可乐公司会追踪可乐原料里蔗糖的供应商,监督土地掠夺十分严重国家的环境影响和人权遵守状况。


奴役劳工为什么解决不了?

不过,事情并不因为有了关注就彻底解决。


法律可能不被执行,或者无法有效发挥作用。


正如美联社对泰国奴隶渔工的报道所揭露的,美国的《关税法》在80多年里只使用了39次,绝大多数来自奴役劳工的商品都畅行无阻。最主要的原因,是海关官员实际上很难判断某些货物是不是来自奴役劳工的生产。


而缺乏强制执行力的国际认证,也面临问题。由于提供钻石、可可、蔗糖等原材料的国家绝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腐败、低效的当地政府,往往会让这些认证成为一纸空文。而承诺不使用来自奴役劳工生产产品的大公司,也会以难以辨别为理由,对这些血泪商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即便在国际媒体揭露了泰国渔业奴隶的黑幕之后,泰国政府依然对解救奴役渔工态度暧昧,因为在官员看来,这些廉价劳动力支撑着泰国劳动力短缺的渔业。而政客、警察和奴工贩子,都结成了利益同盟。


解决泰国的奴役渔工问题,以及散布在全世界的奴役劳工问题,依然前路漫漫。 


而我们普通人能做的,不是学会辨别血泪商品,也不是仅仅羡慕外国的记者多么专业和良心。当有人推动好的法律改变社会时,我们可以去点一个赞;当有企业被揭露使用奴役劳工的产品时,我们可以表达关注和质疑;当有勇敢的人揭露黑幕时,不要让他们成为孤独的抗议者。

 

参考资料:

美联社:《AP Investigation: Slaves may have caught the fish you bought》,2016年3月5日;

卫报:《Revealed: Asian slave labour producing prawns for supermarkets in US, UK》,2014年6月10日;

国际劳工组织:《Statistics and indicators on forced labour and trafficking》;

破土网:《舌尖上的血汗虾:泰国工厂剥削严重 跨国企业们都在干吗?》,2016年4月6日


公众号转载,联系我们并取得授权

  评论这张
 
阅读(1173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