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哦,原来老崔是这样的人   

2014-10-17 18:29:21|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哦,原来老崔是这样的人 - 壹读 - 壹读

 本文来自第52期《壹读》杂志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崔健期待在《蓝色骨头》上映时,有一批新的观众出现,他们不会带着早已被固化了的观点去看待他,他们不会让他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之中,而是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生命去认识,然后发现:“哦,原来老崔是这样的人。”

 

| 张云  | CFP

 

电影《蓝色骨头》的首次发布会上,现代舞者尹昉一身西装、皮鞋,拾掇得白净净地亮相。一对上扬的眉毛和长瓜子脸,完全迥异于他在电影中的形象——片中,黑客钟华胡子拉碴,从脸到衣着,都邋遢不堪,跟人打架后鼻青脸肿又鲜血淋漓的样子更是令人不忍直视。

“尹昉原来这么帅!”这是我跟导演崔健对话的开始,作为当天他的最后一个采访,侃侃而谈聊了俩小时后,崔健征询我的意见去了洗手间回来。

崔健笑,露出牙齿,完全不认同:“电影里更帅,这个有点太时尚了,油头粉面的……如果说有点丑,那我觉得现在这范儿有点丑。”

这话出自崔健,并不奇怪,“摇滚教父” 自然推崇雄性。可与此同时,面前的这位皮肤姣好、面部胡须剃得光洁、看不出一丝皱纹的53岁男人,他表达的观点又像在跟自己所呈现的样子打架。吊诡的是,正是崔健外表与歌迷想象的不同,让不少人见过崔健后由粉丝转为路人,崔健自己,也了解且并不避讳地谈及此事。

这个从1986年就被置于大众目光下的音乐人,如今温和,多数情况下柔声说话,会看着对话者微笑。他不拒绝所有拍照、签名的请求,不咄咄逼人,不挑剔提问者,不对采访内容提任何要求。他不愿让你把影片细节跟他本人对号入座,却又聊起跟女儿的相处;他不想谈爱情,但也没因为提到跟女友看电影,就让你把那段抹掉。他表示做电影不是“玩票”,认真地探讨技术。当然,崔健还是崔健,那早已深入人心的愤青形象和对一些问题的犀利态度依然存在。就像认识他37年、跟他一起做乐队至今的爵士乐手刘元跟壹读记者表露出的,崔健被放大的这一面并不是他的全部,他当然有幽默、轻松、生活的状态,然而后者是否愿意被媒体抒写,却是连这位好友也持了审慎态度的。

1017日,崔健以导演的身份、历时9年做完的第一部大银幕长片《蓝色骨头》即将上映,他说:“我之所以要站到幕后,是因为我已经站在风口浪尖,或者说在人的视角范围内太长时间了。我觉得我自己已经没有发力点,做这个电影,藏在摄影机的后边,是为了帮助跟我一样思考的人,去共同发力,共享我们的能量。”

 

“我觉得电影局特别通融”

不少音乐人都在拍电影,但崔健觉得,自己跟他们的不同在于,他并非为了赚钱或者玩票,“我最怕的是没事干,有的人去开餐馆、去干别的,甚至去吸毒,我选择去拍电影。”崔健曾这么对周国平描述其跨行的缘起。

1985年出生的演员黄轩,2009年夏天就认识了崔健。当时,崔健正在筹备另一部电影《成都,我爱你》,跟香港导演陈果分工合作,他单独执导“未来篇”。片子并未公映。

在副导演介绍下,黄轩来到北京东三环一个酒吧面试。后来,《蓝色骨头》拍摄前,这个地点变更为什刹海边的另一个酒吧,两个酒吧的管理者都是崔健的好友刘元。

刘元尤其记得,有天,崔健带来几对扮演情侣的试镜者,让他腾出一个私密的包间。刘元被“赶”了出去。由于当天试的戏份是吵架,激烈的厮打情形甚至吓到不明真相的店员。

拍完《成都,我爱你》后,黄轩和崔健保持了联系,他有时去崔健家里吃饭、喝酒。这样的交往延续到《蓝色骨头》的拍摄,黄轩饰演文工团高干的子弟,爱听摇滚,女朋友是被安排好的千挑万选的美女;同时,他又被同寝室的男舞者恋上。

某种意义上说,《蓝色骨头》带有不少崔健的自传痕迹。对于这点,他并不否认。

剧中涉及孩子和父母的微妙关系,也有着身为人父的崔健很深的体会,“我有孩子,父母吵架,当着孩子的面偶尔失控,事后过了好几天,他问得你特别难受:‘是不是那天我调皮了,你跟我妈吵架?’我说不是,我跟你妈之间的矛盾怎么跟你有关系?跟你没有关系。小孩都有内疚感,父母吵架,最大的伤害就是小孩。”

为了让黄轩洞悉背景,崔健跟他讲自己的经历、60年代的状态。因为在军队大院长大,崔健对《阳光灿烂的日子》感同身受。他的父亲在空政文工团工作,母亲则来自中央歌舞团,大概1984年,崔健就接触大量摇滚乐。《蓝色骨头》中的女主角,原型是崔健父亲的同事,四川人,也是这个缘由让崔健把故事发生地设在重庆。舞者间的同性恋情节,则来自崔健曾在文工团见到的情形,只不过,“小时候不理解,他们两个人怎么那么好”。

跟着崔健拍电影,黄轩还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拍摄形式,《成都,我爱你》中,拍到酒吧的戏,崔健会说“我给大家唱两首歌”。“他讲戏,有时候会给我听音乐,让我去感觉他要的那种状态。可能音乐是他最好的表达,因为他这个人本身也是比较内向的,不会在言语上有特别多的表达。”

看过全片的媒体,采访崔健时一定要问的问题是电影如何通过审查。这部电影不仅影射了争议政治人物,还涉及文革,并用台词表达态度:“我不明白为什么生在那个时代却不能谈论那个时代”。崔健说:“我们的审查是比一般的片子长了一点,但是最后还是拿下来了,后来我觉得他们(电影局)特别通融。”

 

不是代沟,是“人沟”

崔健和壹读记者说,他有点不好意思,“为什么大家宣传我”。“这个电影应该是看演员,看这个故事,忘掉我是谁。但是这是我电影天生的硬伤,因为没有明星,我只能站到前台。”

尽管看得很透,但在影片的宣传过程中,还是有一些让崔健不适应的地方。

《蓝色骨头》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当崔健和客串演出的毛阿敏合影时,现场媒体起哄让俩人“亲一个”,崔健显得有点不高兴。对这个细节,刘元的理解是:“他不太习惯进入这种八卦的娱乐形式。因为他不属于流行(歌手)的那种……八卦、娱乐跟幽默是两回事。你应该允许有人有严肃的态度吧。”

另一个佐证,则是《蓝色骨头》对于记者收红包的批判。这是他发自肺腑的不满:“我都跟他们说你们给红包我不来,后来他们还是给,偷偷给,背着我给,我也不知道。我一直提,一直在提,但我觉得没用,没有意义,因为这不是记者的问题,是体制的问题。”负责影片宣传的工作人员说,这一度是崔健对于《蓝色骨头》宣传工作的期望,但现实中却很难做到。

现代舞是《蓝色骨头》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试映后也得到了影评人们的盛赞,而这背后,依旧隐藏着崔健的严肃态度:“我看到的是一群青年,像宗教般地投入艺术事业,心甘情愿去演,费尽心思,而且工资非常低。真感动,我真的喜欢,看了那个我就觉得摇滚乐需要被批判了,因为摇滚乐太腐败了,一帮人抽烟喝酒吸毒泡妞,每天排练一个小时就觉得累,没法比。”

崔健明白,自己的电影不是那种任谁都可以看明白并喜欢的类型,“看我电影的人,没有代沟,有‘人沟’。跟我同龄的人看不懂我的片子的有的是。甚至看我的片子把他得罪的都有——‘老崔,你这什么片子啊,看不明白,折腾我呢?’还有的艺术家也看不懂,说了一大堆我特别讨厌的片子,说那是好电影,而且是跟我同龄的人。你说,这是什么‘沟’造成的?”

他期待有一批新的观众出现,他们或许是闷骚型的淑女、宅男,亦或是连摇滚乐都不听的人,他们之所以“新”,是因为他们不会带着早已被固化了的观点去看待崔健,他们不会让崔健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之中,而是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生命去认识,然后发现:“哦,原来老崔是这样的人。”

“我还记得到广播学院做讲座的时候,其中有个女孩婆婆妈妈地(说):‘你怎么现在是小白脸啊,细皮嫩肉油头粉面的,我不喜欢你。’我说我一直就这样。她说:‘你现在话这么多。’我说我是被你们学校请来的呀,我是来交流的。她说:‘你就应该多唱歌、少说话,’我说这是你想象的,多抽烟、多打架什么的,满脸长着疙瘩,又压抑,她觉得你现在怎么还能这么干净,接受不了。”这样的状况不止一次地出现,“大批的人发现我开始做他们接受不了的事儿,就开始不喜欢我了。”甚至有人看到了现在的崔健,会当着他的面说:“有些明星就应该被人打死,在最美好的时候死去。”

“我知道他是在说我,但我觉得他们不尊重生命。”“生命”是他在当天的采访中提及次数最多的词,他说:“我是生命啊,我才不在乎你是年轻还是漂亮的时候死去,这些人都是虚伪的人,为了自己的名望,为了自己的市场形象,去放弃自己生命存在的权利。”

本文由《壹读》杂志提供,想看更多有趣有料的文章,请关注壹读微信(yiduiread 壹读微博(@壹读)

关注微信,还能免费参与拍卖,每天都有神秘礼物(比如周杰伦演唱会门票、五星酒店房间、特斯拉电动汽车什么的),诚信为本,绝不忽悠。

如果你是媒体或者自媒体,喜欢我们的文章并希望转载,请联系我们并取得授权。 

  评论这张
 
阅读(480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