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王宝强:成名了为什么困惑呢?该享受啊   

2014-05-07 14:37:54|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宝强:成名了为什么困惑呢?该享受啊 - 壹读 - 壹读
 

| 张云

 

当年的“傻根”现在说:“我就是想让自己成名……你塑造角色得来了大家对你的喜爱,你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吗?当我有一天不红了,我退休离开,退到幕后,我一点也不遗憾——我该做也做了,该努力也努力了,该享受也享受了。都得到了。也没什么可埋怨的。”

 

端坐在视频网站镜头前的王宝强,穿着谈不上时尚,但也绝对不是一个没上过学的农民的品位:黑夹克上衣套在字母T恤外,蓝色牛仔裤,约六厘米的厚跟白球鞋。很亲民的打扮让人试图对应他的戏中角色:傻根、许三多、“宝宝”……但当他一开口,这个念想就被打断了。还拿着话筒的他,娴熟地喊起工作人员的名字:“吸个油!”——是让化妆师处理下脸上的妆。

此时的王宝强,已经有了职业演员的范儿。深入交谈后更会发现,王宝强归纳起自己的表演经验头头是道,尽管他的措辞不够顺畅。他的执拗劲倒是和自己很多角色相近:有媒体想跟他详细地探讨《天注定》中的扮演,开始还认真分享的王宝强,说了大概五分钟后就不愿继续这一话题,任对方如何说服也没接招。他的理由是:“没上映。没办法聊这么多。”

壹读跟王宝强的对话,也始于《天注定》。实际上,王宝强在这部电影中的表现,算得上他表演的大突破——台词没几句,却精准地传递出杀手内心的力量,让观者看得揪心。

出身群众演员的王宝强,没能抗拒表扬之于他的诱惑。他甚至主动补充起记者没说完的赞语,并拱起双手连连感激,一双眼睛也乐得眯成了缝,显露出鱼尾纹,而随之不断响起的“嘿嘿嘿嘿”,便是他在荧幕上招牌式的憨笑。

 

不说不代表我没想法

王宝强被人瞩目,是在2004年的《天下无贼》。走到聚光灯前的十年,王宝强重复讲了太多次一样的故事。

比如,19997月,他来北京第三天,第一次接到群众演员的活,“穿着清朝的衣服,在镜头前走来走去,我很高兴,没事还甩着辫子玩”。

唯一一次扮演“画了点妆”的群众演员,还是演清朝的戏:“把头给剃了,留个辫子,提个鸟笼子,自己唱个戏谱,假装到了那个时代,没有台词,走过来走过去”。

2001年,他在《大腕》的“戏中戏”里露脸——葛优喊:“这是拍戏呢,不是拍马屁。”然后,镜头扫过一堆“群众”。从前数第二个就是王宝强。  

2002年,他在《孝庄秘史》里演士兵。“一个城楼上,贝勒爷从那边骑着马重兵过来,我在那场戏里打斗。有次,一放烟没看清,直接给打裤裆里了。那场戏挺兴奋的,因为拍上武打了。”

这些被冠以艰苦的经历,都是被王宝强以玩笑的语气叙述出的。真正遭的罪,王宝强很少说。其实由于个子矮,他连做群众演员的机会也得想法子争取。负责召集群众演员的穴头通常会在演员费用上做手脚,但王宝强不计较,给多少是多少:“你跟人家争,人家就不用你了。”

在记录成名前岁月的自传书《向前进》里,王宝这样强描述那时的自己:“我想起了家乡骡马市场上的骡马,它们茫然地站立在空地上,手里的缰绳,紧紧抓在马贩子的手里。买马的人挨个摸过它们的头,扒开嘴巴看它们的牙口。然而,大多数人也就是看看而已。”

有将近三年的时间,王宝强接不到群演的活儿,彻底成为一位民工,跑工地、做清洁。每天只挣25元,却把大笔钱花在洗照片上,“送给大大小小的穴头、副导演看”。他的念头是:“第一百张看不到,第一百零一张没准就看得到呢。”

成名后的王宝强从没对这段日子声泪俱下地诉苦,只偶尔在采访中,不经意间蹦出几句意味深长的话。2011年《Hello!树先生》上映前,他跟记者说:“咱也不坏,但也别让别人伤害。”壹读提及,王宝强不愿细说,只是轻描淡写:“你想想我跑群众那几年,每天得经历多少事儿,都会有很多这种事情让自己成长起来,我也不是说把每一个人看得特别渺小或者看不起谁谁,但是别人也别把我当傻子。我不说话并不代表我没有想法,我没有表态。大家相互尊重。”

 

十年了,总算做了一次打星

李连杰1980年拍电影《少林寺》时,王宝强还没出生。但这并不妨碍,12年后,八岁的王宝强看到后就发愿,要做下一个功夫之王。遗传了父亲的倔脾气上来,王宝强没想到,他真的被允许去少林寺学武。多年以后,王宝强闯出了名堂,才从父亲口中明白为何当年没有阻止他:家里太穷,加上他还有哥哥姐姐,如果王宝强不去到外面闯世界,一家人都失去了希望。在少林寺吃尽苦头的王宝强,理解为何如今的功夫片越来越少:“现在(一家)孩子都挺少,当成宝贝。”

到北京闯荡后的日子,王宝强从未中断习武。2005年,刚被观众认识的王宝强当着媒体,还情不自禁地“卡、卡、卡”地施展最拿手的螳螂拳。这一幕在20144月穿越般地上演——新电影《冰封侠》上映前夕,本在《道士下山》剧组闭关拍戏的王宝强特地抽出一天时间飞到北京,接受密集采访。从早10点到晚7点,他一次次给记者演示新电影的武打动作,口中也是“啪啪啪啪”个不停。

虽然还没看到电影,但王宝强对自己在片中拿着30斤盾牌的打戏,表示相当满意。“这就是梦想成真。”的确,从2004年开始,王宝强只要一逮着发声机会,必定会陈述当打星的心愿。

“拍《士兵突击》的时候有个武打片找我,我特别想演”。拍《Hello!树先生》时,他也曾推掉一部片酬高几倍的武打商业片——吊诡的是,两次拒绝反倒让他得到另一种柳暗花明的肯定,拿影帝奖杯到手软。

他并非没碰到类似角色。2010年,王宝强在《火龙对决》被黎明一打就是20多拳。电影《蔡李佛拳》中记录了王宝强不少有模有样的拳脚。但他觉得,不过瘾。曾对后者寄予厚望的王宝强至今不愿再提《蔡李佛拳》,称:“对我伤害挺大的”——那是一部被定义为幽默喜剧的电影。

2012年陈国富筹拍《太极》,他想过加盟。“但是怎么说呢,很多……还是没缘没分。没有缘分,找了不是你的。你明白我的意思。我这人就是不急不躁,踏踏实实做好应该做的。”

所以,王宝强将《冰封:重生之门》的出演,看作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武打功夫片”。这是和甄子丹表态八年后才“成行”的结果。做武打替身时,王宝强就凭真摔给穴头留下深刻印象,终于有了给观众看正面的机会,王宝强自然全力以赴。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他就完成了拍戏前的体能准备。“小时候的童子功很扎实。你看我在《泰囧》里面踢腿,腿一伸就到了头顶。”同时作为主演和武术指导的甄子丹,亲自为王宝强设计武打动作,这让他备觉荣幸:“第一次就跟丹哥拍,有种质量保障。我知道了什么是好东西,以后,一般的动作导演也骗不了我。”

 

越折磨徐峥,越开心

2014年,王宝强的主要工作,是拍摄陈凯歌导演的《道士下山》。陈凯歌三年前就跟王宝强约好,要为他量身定做一个戏——以河北农民的身份进入演艺圈,与深居隐修的道士第一次下山,两种境遇的转换,在很大程度上确实异曲同工。陈凯歌告诉王宝强,他喜欢《天下无贼》中,傻根那种真诚的表演方式。

无独有偶,《士兵突击》的导演康洪雷给过王宝强类似的“忠告”:希望他不要成为演技派。“我理解他的意思,就算成为演技派,还要是真诚的,不是表演出来的东西。”

当壹读问王宝强,现在与十年前有什么不一样时,他说:“经历的事情让我的心态看得很开。更加让我在这个社会上找到一个我自己的生活方式。”

在公众的想象中,王宝强应该与娱乐圈“格格不入”,但在王宝强看来,除了《士兵突击》刚播后,骤然忙碌的紧张工作让他不太适应外,其后他并没觉得自己与其他演员有任何不同。

刚成名的头几年,王宝强一有时间就回家收秋,他因此还认识了一个身为老乡的记者,“我一回家就给报道,下地干活去了”。

他说:“一切来得挺不易的。不会被金钱诱惑,也不会走错方向的。我相信自己走路的方向吧。”王宝强喜欢用一个词:缘分。描述陈凯歌的垂青,他说:不能用幸运来形容。多年以来做好事,积德吧。

能印证此话的,包括他给冯小刚背过一麻袋自家田里的小米,逢过年都“向他汇报”;经常请给他处女作演出机会的导演李杨吃饭等等。

拍摄《道士下山》时,当年与王宝强住一起的兄弟,到现场探班,“也没上过学校,从摄影助理做起,到摄影指导”。俩人是曾经同甘共苦的九人中仅有的还在演艺圈的。但跟其他人,王宝强也没断了联系,“该怎么聊就怎么聊,还是会挤对、调侃”。

“我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样子,合作过的导演、演员都会和我成为好朋友,有第二次第三次合作。”但对于好朋友的说法,壹读问了他一个问题:“《泰囧》上映做宣传时,徐峥接受采访时曾说你们不是‘哥们’,私下其实没那么好,听他这么说,觉得伤心吗?”

王宝强的脸色、语气没有发生一点变化,回答得还快:“不会生气。哈哈哈,他没办法跟我成为一路人,跟我成为一路人,我能折磨死他,折磨得他崩溃。在戏里面折磨,在戏外折磨。没有关系。我没有计较的。我就要跟他成为好朋友,就要不断地折磨他。你看戏里面的,我折磨徐峥越狠,观众就越喜欢看,越开心。我们就形成了这么一个组合吧,每部戏在里面合作——我这人就这样,你怎么做你怎么想我不管,我做好我自己就行,这样挺开心的。” 

 

对话:

王宝强:我真的就是天才

 

壹读:拍动作片的话,演技可能不太有那么多的发挥。

王宝强:谁我说演技发挥不大了?(声调陡然增高)我觉得我发挥空间非常大,其实我觉得我的戏路是越来越宽了。其实我想说,演技和武打是没有冲突的,我觉得也不是说演了武打片了就没有喜剧了。演技、武打和表演深度是一样可以结合在一起的,看你怎么运用。我觉得你演技很好了,又有喜感,再加上武打,那是不是人物角色更加饱满,更加有看点?

像《泰囧》吧,这个角色其实很微妙,本身我之前给观众的形象是像许三多这种的,但这个角色是你演好了,大家会非常喜爱。演不好呢,这个人物就会很招人讨厌。因为这个人物是黄头发、很犀利的那种造型,说话巨二、不着调儿。我觉得这个东西非常难演,也是我之前没有过这么夸张式的表演方式。那我做的也是,从票房上来看,从大家的喜爱和认知度来看,都是很被大家认可的。

壹读:以前都是导演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有没有从什么时候开始,会跟导演沟通一些自己的想法?

王宝强:《士兵突击》后,因为之前我也怀疑自己能否驾驭得了哪个角色,就是真的很重要的角色给我,是否能把台词背下来,是否能把它演好。但是我拍《士兵突击》,历练了那么多,这么重要的角色,这么大的剧,也承担下来,完成得也还挺好。这也给了自己更大的信心。拍顺溜的时候,我有更多自己想法的东西,可以融入到角色里面。后来拍每一部戏,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导演的想法相结合。

壹读:《天注定》的角色,搁几年前的话,你能演吗?

王宝强:几年前你让我去理解,可能很难。你看我成长上的变化,都是根据我自己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时机,有不同的变化。第一部我拍《盲井》,就是一种原始的,原汁原味。现在让我再去演《盲井》时候那个小男孩的话,肯定又变了。《士兵突击》,就是演那时候的我,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去当兵了。《天注定》,不用去演,用内心,跟导演全方位沟通。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哈,首先你给我什么样的造型,我演什么样的戏。直接的感觉挺准确,来得挺快的,我也不知道我是这么的一种表演方式。

如果穿长的、宽的(衣服),就是感觉我自己走起路来挺喜剧的。如果穿的衣服挺饱满的,挺起来走起来……生活中也会观察,但《天注定》没有,是造型中给予我的。绷的那个劲儿反而更有力量,力量在开枪那一刻确实挺震撼的。

壹读:大家都说你没文化,可你现在演的角色越来越有深度,比如《Hello!树先生》。你通过什么方式理解人物?

王宝强:这么多年了,演了这么多了,自己有一些感悟啊,领悟的东西,体会到的。其实说真的,真实感受。(壹读:那你真的挺有天分的)还好。其实我真的挺有演艺天分的。天才!(大声笑)

壹读:这么多年来,你从来没找专业的表演老师上过课或者偷师过谁?

王宝强:一天都没学过,一次没学过。没偷师。(因为)和这样好的导演合作,(一直)进步啊。你成长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当中,你一定会……他要求的思路、合作的演员,肯定差不了的。

壹读:这么靠天分,你不担心有天“江郎才尽”?

王宝强:一开始需要天分,后边就是需要天分和你后边那个(努力)弥补、相结合。我后边还有更深刻的——更加让大家意想不到的,《道士下山》——我喜欢挑战,喜欢不同的类型。像我最开始演《天下无贼》,大家就觉得我只能演傻根。我不能反驳,那我觉得我不能让观众定性。不着急,一部一部作品呈现出来的时候,观众就会对你有认可。你用心去做的事,出来的差不了。

比如说一场戏是直观的方式,你可以去想象别的方式,比如笑、不笑还是微笑,还有形体上,松弛的结合得很自然。我觉得跟他们拍戏,(学到)最重要是生动自然有力,不是那种表演方式很僵硬,说话大声大叫。从内心走出来更有力量,我想说“树先生“对我来说,真的挺折磨的,真的是折磨成树先生,神经质了。之前我不吸烟不喝酒,在这部戏要学习吸烟喝酒,因为这个戏不可以带一点假的,要把我自己变成他。没有技术性的东西,随便一个动作就是他,不能设计。因为大家都知道王宝强是什么样的,你突然演一个不是这样的,如何让大家适应,觉得不做作?这个度很微妙,最终我总结就是状态。

壹读:你在戛纳红毯上给妻子求婚那事,大家一直以为是策划好的。

王宝强:没有,不是设计。大家之前想过我结婚生孩子那么早吗?(那件事)就是本能。这么多年没有把我太太以一个合适的方式,向大家介绍,正好那天是我们相识日。

壹读:可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无所谓啦,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我跟我老婆我们俩清楚,这个时候就挺有意义的。机会来的时候,过了就过了。我老婆挺感动的,觉得我挺勇敢的。她都傻了。哈哈。我这人就是,你想到的,我就不会去做了。

壹读:会有一天,你们一家四口出现在综艺节目上吗)不好说。(壹读:如果钱多的话呢)我现在愁钱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有特别好的节目,也想给自己孩子、家庭留特别好的回忆嘛。我做节目从来不收钱。

壹读:会去做一些其实不愿意去做的事?

王宝强:如果这事,我心里不太喜欢,但非得做,没办法,那我会调整自己的心态,很情愿地去做。我找到了在这个社会上自己的生活方式,别人怎么做都是别人的事,最重要的是自己以什么样的心态做事。包括拍戏也是,你不能带个人情绪去演戏,出来一定杂念很多,传递的东西不那么精准。

就像我拍《道士下山》,第一次见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都是你自己没有经历的,如何来面对,不会让自己纠结、困惑。我就想让自己成名。很多人成名了会困惑。为什么困惑呢?很多人想成名,你塑造角色得来了大家对你的喜爱,你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吗,要享受这个过程。有一天你老了不拍戏了,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观众会把你淡忘,你会不会失落?曾经我辉煌的时候,我享受的待遇,都享受了。当我有一天不红了,我退休离开,退到幕后,我一点也不遗憾,我该做也做了,该努力也努力了,该享受也享受了。我给我的家庭、父母提供了好的环境。都得到了。也没什么可埋怨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第43期《壹读》杂志

 

*版权归《壹读》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壹读微信(yiduiread

壹读君每天为你做百科,科普壹点常识。不仅轻幽默、有情趣,还有营养、有见地。


趣你的微信(ifunyou

每晚推送有趣有内涵而不低俗的搞笑内容,让你每天轻松一笑的同时,涨涨姿势。

  评论这张
 
阅读(29028)|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