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韩寒, 一段尘封的采访   

2013-07-11 16:43:24|  分类: 封面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 林楚方

 

这是一段尘封已久的采访。去年8月,《壹读iRead》杂志创刊。在此之前,我们一直想约韩寒做一个采访,不仅因为那时以及在那之前他已经是“公民韩寒”,几乎有“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魅力,还因为他身上也颇有诸多跟本刊气质(比如有趣)相合的东西。但非常不巧的是,那时对韩寒来说,几乎是“多事之秋”的开始——当时的他可能还没有预见到,后来事态发展,已经超出他的控制,而让他陷入成名以来最大的公关危机。


那次采访,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闲聊。他回应了许多问题,聊天过程是很开心的。


因为诸多原因,壹读这次采访并未刊出。时隔近一年,“方韩大战”落幕许久,韩寒的声音也似乎少了一些。我们无法判断他后来的心境,只能冒昧猜测,对韩寒来说,低调地生活也许不是一件坏事。


访谈根据录音整理,未经韩寒本人审阅。回忆那次谈话,可以看到他率真、轻松、有趣的一面。

  

  谈政治:什么是真理,这是值得商榷的一个问题

i:你不是不读书吗?

H:哦对,我不读书,我忘了。美国的历史,总结起来就是:运气好。中国的历史总结起来就是点背。

i:很多人说韩寒不说错话,不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里打架。比如你质疑三峡大坝,你不说技术问题,你写那篇文章也是在你擅长的领域里说。

H:对的,但纯粹是开个玩笑,不是特别好的文章,因为三峡大坝其实是一个特别特别复杂的问题。

i:有很多的专业门槛在那儿。

H:对,嘲笑之余,你其实还是需要论证的。

i:所以你不去论证这个事情本身?

H: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我的)杂文可能没有以前那么好看,这是必然的代价。当你知道不能用孤证来做一些事情的时候,那么你举一个例子来证明你的观点绝对正确,其实是不对的——那我能举出一万个例子来证明这个观点是错的。你也不能以喻代证,那是不严谨的,孤证跟以喻代证其实都是偷梁换柱的技巧。

i:现在分左派和右派,有了微博之后,能看到特别多的恩怨争吵,而这种争吵往往陷入情绪和细枝末节,如果有很好的对话平台的话,就未必不能很好地解决分歧。

H:是的,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而且在对话的过程中,如果媒体可以更多报道的话,会有特别大的好处。每个人会变得更理性,左派的人也不那么轴;右派呢,也会尝试接受现实情况。

i:或许右派的人也愿意接受真实的世界。

H:现状。对。我有一个朋友,写了篇文章发给我看,大意是说真理跟国情之间的一个选择,真理永远是真理,国情要为真理而服务。如果国情跟真理之间产生了冲突,那就改变国情,而不是改变真理。但我并不认同他的话。你说我往上爬十层,然后跳下去会死,我觉得这是真理;我坐在这里憋半个小时气,死了,这也是真理;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我觉得是真理;但我不认为,某一种体制会成为一种真理。什么是真理,其实还是有待商榷的一个问题。

有的时候。包括我一直在喊(一些道理),文化界也在喊,但你要真够耐心读一读市面上的杂志,你想要的自由思想,其实都比较曲折地包含在大部分市面上的杂志里面。事实上还是一个反复启蒙的问题。

我觉得真的跟中国社会是有关系的。我研究了美国的历史和中国的历史,觉得中国的历史就两个字。

i:你不是说过你不读书吗?

H:哦对,我不读书,我忘了。美国的历史,总结起来就是:运气好。中国的历史总结起来就是点背。

  

  谈女儿: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比所谓的民主自由更迫切

H:比如我儿子回来说,爸,我今天上了一姑娘,

我觉得很好,我赚到了。我女儿过来说,爸,我今天被人上了,我就觉得,我×。这点真的是挺奇怪的。

i:在你这个年纪,特别是有女儿之后,很多人都会问你,心态有什么变化?你的三篇文章(“韩三篇”)出来之后,连胡锡进总编辑都说你长大了,你对“长大了”这三个字怎么看?

H:我觉得这个只能用在我女儿身上吧。人肯定会有一些变化,会有一些自我的反思,自我部分的推翻,自我重新的建立,但不能说符合某个人的想法,就叫长大,不符合这个人的想法,又叫幼稚,那有些人把自己摆在太高的位置上了。

i:有了小孩习惯吗?

H:还是挺习惯的,我个人很喜欢小孩子。我觉得挺好,决定生十个。

i:决定生十个,是跟同一个太太?

H:同一个就违反计划生育了,为了遵守计划生育政策,只能找五个。

i:找五个?

H:这个是开玩笑的,但是我肯定是想多要几个孩子。

i:你太太应该会当作玩笑的吧?

H:如果她不介意的话,其实我也不介意的。

i:那你看到小孩的时候,想她将来进入成人社会,或者进入幼儿园小学面对的教育,会不会有担心?

H:会啊会啊。幼儿园、小学倒还好,主要是怕初中高中以后开始有男孩追她。

我关心的是她会不会被王八蛋泡走,给傻ד织毛衣”。你不能对小孩子管得太严,这样的话她很容易叛逆。好学生一般都找小流氓,而那种从小做混混的女孩,可能最后找了乖乖男。所以都是找性格逆差比较大的另一半,这就很麻烦。但如果我女儿找了一个男朋友,我肯定先要花三天时间,叫人把他查个底朝天,把资料放在她面前。

i:如果你认为这个男孩不好,她认为他好,不管你怎么说,都没用呢?

H:非愿意给傻ד织毛衣”,其实也没有办法。一想到这个问题就特别纠结,这个事对我来说,是比所谓的民主自由更迫切、更大的一个难题。

i:十个孩子,你要生几个儿子?

H:这点其实真的很奇怪。比如我儿子回来说,爸,我今天上了一姑娘,我觉得很好,我赚到了。我女儿过来说,爸,我今天被人上了,我就觉得,我×……这点真是挺奇怪的。本质上其实一样。这可能源于我性格里一种对男女之间很奇怪的看法。很简单,如果我儿子泡了很多很多妞,我就觉得我儿子很厉害。

i:现在还这么认为?

H:对,我就觉得我儿子很好,泡一百个妞,但如果我女儿被一百个男的泡了,我就会很崩溃。这可能跟社会上的认识也有一定关系,我的观点是女孩子一定要特别洁身自好,少谈恋爱,因为这个社会的圈子很公开,做什么事情基本上大家都会知道。女孩子就不能以自己睡过的男人多为骄傲,但男孩子可以以睡过的女人多为骄傲。因为男女是不一样的,稍微有点姿色的女的如果要睡别人,一百个男的当中,有98个会得手。

i:那两个包括你吗?

H:不包括。如果你是一个男的要去睡女孩子,就算你可能还不错,一百个当中,你可能还会失手70次甚至80次,这个社会其实就是这样决定的。所以我接受男的有很多女人,不能接受女性这样。但我是喜欢女孩子的。

  

  谈女人:我跟我太太很好,但还是会告诉她我有新女朋友

H:怎么说呢,我是很偏执地这么觉得,一个女的愿意跟一个男的出去看电影,就意味着愿意跟他上床。

i:你觉得你这个论据充分吗?

H:充分。

i:你有灵魂伴侣吗?跟你的生活伴侣是同一个人吗?

H:我没有。

i:没有,你不怕太太知道?

H:我觉得这都是生活上的伴侣了,你很难区分什么叫灵魂伴侣生活伴侣,我本身跟我太太就很好,也无话不说。

i:那其实就是灵魂伴侣,跟你刚才讲的生活伴侣合二为一了。

H:但我还是会告诉她我有新女朋友。

i:真的?

H:真的。

i:你指的是新的女性朋友?

H:新认识的姑娘。

i:其实仅仅是朋友?

H:有时候也不一定。我也瞒不过她,她很聪明。

i:新的女朋友会来你家找你吗?

H:不会。她了解我,我不喜欢见人谈事,不会给自己安排应酬,凡出门的话,我能找到的借口就是见路金波,所以很容易穿帮。我说“我跟路金波谈点事啊”,我刚走五分钟,金波就给她打一电话,说“我找韩寒”。

i:然后她问?

H:所以我都很坦诚地告诉她。

i:其实她理解你十个孩子的计划?

H:我觉得她不能理解。

i:但你用实际行动让她理解?

H:我可以告诉她,但事实上,我觉得肯定不能够这么做,肯定做不了。

i:你说你爱身边的姑娘,也爱不在你身边的姑娘,所以你能接受你的姑娘爱她身边的男人,也爱不在她身边的男人吗?

H:要看你对这个姑娘的在意程度。

i:如果你很在意她的话?

H:那肯定不能,她连有异性朋友都不行。她不能单独出去跟异性吃饭、看电影,约会就更不用说了,就是绝对不行的。我会有一个等级制度,就是说在这第一个级别里的姑娘。我只是这么说啊,不代表我有那么多姑娘。我的太太她绝对不会这么做,绝对不可能。

i:但是你可以?

H:我可以,双重标准,不好意思啊,让女同志听了心里不舒服。

i:你太太事先已经接受了?

H:因为我们在一起很长很长时间,生活其实是交织在一起,我的朋友也都是她的朋友,而她身边也没有特别好的异性朋友。我是不能接受我的太太或者我特别特别看重的女朋友,身边有特别好的异性朋友。

i:你会说,你要跟我在一起的话,你要接受我的双重标准?

H:呃……对的。

i:这就是一个意愿的问题。

H:对的,而且怎么说呢,我是很偏执地这么觉得,一个女的愿意跟一个男的出去看电影,就意味着愿意跟他上床。

i:你觉得你这个论据充分吗?

H:充分。

 

 谈金钱:我一年几百万的收入,我自己的房子也是分了30年贷款的

H:只要你愿意听,你就知道我对金钱是什么样的态度。如果你不愿意听,说我挥金如土,我觉得那也行。

i:你喜欢给女孩花钱,不喜欢女孩给你花钱?

H:可能。

i:你花钱的三个方向是女人、家人、朋友?

H:这个是真的。有的时候我的亲戚、包括我的很多同学买房子都找我借贷。他们觉得银行贷款利息大嘛,到我这里贷无息的嘛。

i:无息无期贷款?

H:对,无息无期贷款。有的时候,没办法,总得支援好朋友一部分,尤其上学时候的同学。但是你想我一年几百万的收入,有的时候也支援不过来,我自己的房子都是分了30年贷款的。

i:好多的媒体跟你谈这些物质的话题,一般你都愿意去谈?

H:对,因为我觉得我清清白白,挣的钱一年就这些。我比赛一年收入多少钱,版税收入多少钱,商业活动收入多少钱,都是可以算出来的。只要你愿意听,你就知道我对金钱是什么样的态度。如果你不愿意听,说我挥金如土,我觉得那也行。

i:是否可以理解为你不会成为钱的束缚者?

H:对,我觉得应该不会,但拥有经济的独立和自由肯定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i:两位赛车手朋友离开了你,你怎么看待死亡的问题?

H:那我肯定很怕死啊。我倒不是怕自己会死,我就是没有办法想象我的家人怎么办。

i:在你有太太和孩子之前呢?

H:也怕。那个时候好多事还没有做成。比如说我上次接受杂志采访,我说我最怕的时候是2001年,有一次在怀柔练车,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孩,车也开得不好,差点从山上掉下去,在叫“滴水壶”的一座山,很高的山。当时死了就特别的傻,故事就会是少年作家写了一本书,头脑发热买车,掉车,撞死。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第24期《壹读iRead》杂志。

关注壹读官方微博获得新鲜事 @壹读 http://weibo.com/yiduiread

*版权归《壹读iRead》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添加壹读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壹读”或“yiduiread”



添加趣你的(壹读旗下新微信账号,每天为你带来轻松有趣,懂内涵涨姿势的精彩内容),搜索ifunyou 或者扫描二维码。

  评论这张
 
阅读(17954)|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