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中央高官植树记   

2013-03-12 14:16:25|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报告首长,“您的植树任务完成了”
中央高官植树记

中央部长植树也有“纪律”。原则上不允许部长开小车前往,必须统一搭乘中巴。即便部长要事在身,
也只能让小车跟在中巴后面,植树完后方可乘小车离开。

文 | 壹读iRead记者 莫静清 实习记者 刘翔宇 吴美君

    “又是一春嫩绿色,又是一年植树时。”又到了一年一度,上至中共中央总书记,下至共和国部长们,一起抡铁锹、提水桶的“义务劳动”时刻。
    自1979年新中国设立第一个植树节后,每年在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放下手头事、参加全民义务植树活动,就成为了一项传统。
    不过而今中央领导人义务植树的日子,并不是在3月12日全国植树节,而在每年4月第一个星期日,北京市的义务植树日——因为北方气温回升较南方晚——这是胡耀邦于1985年提出的建议。
       除去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代领导人的率先示范,中直机关、中央国家机关各单位的部级高官,自2002年来,也会在每年组织义务植树活动——身为表率的共和国部长林,业已立碑存世逾十年。

领导人植树也“比赛”

    四辆白色面包车在中直机关当时位于十三陵的植树造林基地停了下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第一个下来问:“小平同志来了没有?”
    邓小平是坐红旗小轿车来的。
    这是1983年春天,当年在十三陵造林站负责种树工作的刘衡山还记得,领导
们好像都有默契,很自然地排成序列就向他走来刘衡山负责给领导人发铁锹,第一个从他手里接过铁锹的,是邓小平。
    这是三十年前,全国植树节日发生的一幕。那一年,几乎所有在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参加了义务植树。
    “领导人干得很认真,半小时植树过程中几乎没有交谈。”刘衡山对《壹读iRead》记者说,有个特批进来的记者想采访某位正植树的领导人,领导人挥挥手:“你找万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去。”
     也有气氛活跃时——据《中国林业》杂志报道,1988年领导人在景山公园义务植树的那次,84岁的邓小平身着蓝色中山装,给一颗油松培完土,又接着浇了两桶水。“您的任务完成了。”园林工人说。邓小平风趣地答道:“哎呀,劳动够了。”说罢哈哈大笑。
         “哎呀呀,看来我是劳动得少啦。”说话的是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李鹏一连为三棵油松培完土,额头上渗出了细汗珠。园林工人劝李鹏休息,他却起身倡议:“怎么样,再完成两棵。”一旁的乔石、胡启立、李铁映同声说好。
         还有分工协作互相鼓励时。“尚昆同志,你真行啊。”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说——这是1990年领导人在体育中心植树的场景,江泽民和时任国家主席杨尚昆在一棵油松前挥锹。“我已经种了十二年树了,还能种几年!”杨尚昆笑答。
        兴致所至,领导人也会现场吟诗。1992年在朝阳公园植树时,江泽民仰望满眼青翠油松道:“陈老总有首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很快接道:“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当然,也有对下属的即兴“尖锐”考题。1998年,江泽民等在玉渊潭公园植树,江泽民就直接问正汇报全国绿化工作的国家林业局局长王志宝:“林业部改为国家林业局,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为首长植好树服务
    刘衡山是1983年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来十三陵植树的4个月前被叫去开会的。会议讨论的,正是迎接领导人植树的分工准备。
    比如树种最后选定为白皮松。“十三陵气候寒冷,白皮松抗旱抗寒,易存活。”选取的白皮松也不是小树苗,而是五六米高的成树,这也是为了提高领导人所植树木的存活率。
    工作人员的分工也很细致。刘衡山被分到的具体活儿就是买铁锹。他拿着
支票去附近部队买来了100把军用铁锹。与民用铁锹不同,军用铁锹的木棍都打了蜡,很光滑。但上级领导还是不放心,让刘衡山挨个再摸一遍。“领导说万一有刺也是先扎你,他还叮嘱我不能戴手套,一定用光手。”
    供领导人植树的十三个树坑也已刨好,树坑周边约一百平米的区域,被划定为安全核心区域。临植树前一晚,当地警察还被派来通宵守护这些坑。
    这还不够。当天一早,身为工作人员的刘衡山通过好几道安全防线进到核心区域时,正撞见扫雷部队在一个坑一个坑地,逐一扫雷。考虑到十三棵白皮松略显孤零,中直机关还提前挑选出百名优秀团员,负责当天在核心区外种了一圈侧柏。
    领导人在京义务植树的地点并不固定。领导人植树最频繁的地方依次是: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天坛公园、朝阳公园。其中,领导人前往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年份,集中于申奥成功后的2001年至2008年;再往前,1989年北京亚运会准备期,领导人去的是亚运村建设工地;而2000年世纪之交时,则在中华世纪坛。

限制人数都无法阻止部长的热情
    党和国家领导人所植树并非皆作明显标识。而其后在21世纪初兴起的共和国部长义务植树活动,考虑到部长义务植树的示范效果和宣传作用,从2003年起,部长林均有立碑存照。
       据《南方周末》报道,这些部长林散落于北京近郊,享受着专项资金补贴,专业队伍养护,最终成活良好。部长林大多选址近郊,还承载着兼顾城乡均衡发展等深远寓意。
      中央部长植树也有“纪律”。原则上不允许部长开小车前往,必须统一搭乘中巴。即便部长要事在身,也只能让小车跟在中巴后面,植树完后方可乘小车离开。
       随着“部长林”的品牌效应越来越大,组织方不得不限制参与人数,但仍无法阻挡领导们的热情。有的部长出访回来,刚下飞机就直抵植树点;原外交部部长李肇星年年参加,卸任后,他还参加了一次。
       这与上世纪80年代的情况大为不同了。刘衡山当年从人民日报社被派去十三陵工作的植树造林基地,正是中直机关1982年为响应领导人号召所建。当时包括中组部在内几乎所有中央部委单位的工作人员,都被要求轮流植树。
       去植树的中直机关人员,每人每天可获一斤粮票和一元钱补贴。“这在当时补贴算是很高了,但许多人还是不愿来,那会儿荒山多,太艰苦了。” 刘衡山说,为鼓励植树积极性,人民日报社甚至一度将参加植树,与个人评先进、分房加分等考评挂钩。
        时为广播电影电视部(现广电总局)下属的广播艺术团也得来人。“马季、姜昆都有来,他们把造林站气氛搞得很活跃,但干力气活儿实在不行。”刘衡山说,“尤其是刨坑。”后来昌平县委听说了,主动提出让这些中央艺术团的艺术家在昌平县城演出,就此顶了刨坑的任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2013年第4期《壹读iRead》杂志。
关注壹读官方微博获得新鲜事 http://weibo.com/yiduiread
*版权归《壹读iRead》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评论这张
 
阅读(33122)|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