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王朝的年关# 蒋介石:民国在大陆的最后一个除夕   

2013-02-26 19:26:14|  分类: 封面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三十八年(公元1949年)春节

 

蒋介石:民国在大陆的最后一个除夕

 

1949年的小年,蒋介石正式宣布下野,此后的春节至清明,蒋携家人在奉化溪口度过。那是他在大陆的最后一段时光,后来的“反攻大陆”,成为蒋氏终不能偿的夙愿。

 

| 壹读iRead特约撰稿 李赫恒

 

王朝的年关 蒋介石:民国在大陆的最后一个除夕 - 壹读iRead - 壹读iRead

 

1949128日,除夕。蒋介石与家人在浙江奉化溪口祖屋“丰镐房”团聚度岁,饮屠苏酒,吃辞年饭。这是自1913年以来,蒋介石第一次在老家度岁——也是最后一次。

当天,蒋经国收听新华社广播。溪口蒋宅传来延安的声音:“南京的先生们……你们是战争罪犯,你们是要受审判的人们……你们必须动手继续逮捕一批内战罪犯……”蒋经国知道,自己的父亲已是中共认定的头号战犯。

大年初一,蒋经国一清早便率妻儿老小及专程来溪口的张群、陈立夫等人,上山向父亲拜年。众人致以新年贺词,蒋则回道:“念一年又过,新年如何,实难想象,但愿真能逢凶化吉又呈新气象。”上午,蒋介石前往宁波城内金紫庙祭祖,回溪口后,又亲赴宗祠,及大、二、三、四各房祖堂祭祖。

到了下午,蒋读书散步,未见宾客。溪口五十里内的乡人,纷纷组织灯会,龙旗曼舞,锣鼓彻天。蒋经国说,这是乡人向父亲致敬祝福。他深深觉得,对蒋家有人情味的人,只在农村了。

《大公报》说,“旧历新年祭祖一定不是好兆头,他(蒋介石)似乎预感到,这一去,怕就是与祖宗的永别。”

小年

1949121日,农历小年,时在南京的蒋介石正式宣布下野。21日凌晨,他晨起办公如常,还给“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写了一封信,勉励他“勿变初衷”。当时傅作义所在的北平城已被围困,解放军正在争取傅作义,希望和平解放这座古城。

午前,蒋介石站立在南京东郊小红山上的美龄宫外,穿过34根雕琢出凤凰的汉白玉立柱,进入基督凯旋堂默祷。当天是周五,并不是蒋宋夫妇惯常的礼拜日。以往,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特使马歇尔都是这里的常客,蒋宋夫妇会与他们在周日一同礼拜,插空议论国事。而现在,只有蒋介石一人。

这是最后的告别。下午两点,蒋介石回到黄浦路官邸,与政府高层会面交接。410分,蒋介石飞离南京去往杭州。浙江省主席陈仪在“楼外楼”菜馆设宴接风,蒋介石食不甘味,拿起筷子来而中止者再三。席终之后,蒋介石没有住进由陈仪安排的湛庐,而是驻节笕桥航空学校的天健北楼。入睡前,蒋介石对随侍左右的蒋经国说:“这样重的担子放下来了,心中轻松得多了。”蒋经国也在日记里写到,“悠然度过了那多年来未曾有过的宁静的一夜。”

22日早上10点,蒋介石一家从航校直接乘机离开杭州。35分钟后,降落在宁波栎社机场,车入溪口。蒋介石夜宿航校自有道理——没过多久,他们就在溪口接到线报,说陈仪准备投诚。

这一天,宋美龄从美国发来电报,“报载:兄已于马日(21 日)返乡小住。对兄之健康与安全,妹万分忧急……妹已另电经国,请兄日内同来加拿大。妹当在加拿大候兄,会商一切。”

这一天,傅作义起义。

除夕夜

回到溪口,时间似乎停滞了。23日白天,蒋经国陪父亲出游,深得忘机之乐。只是下午顺道往显灵庙拜谒时,发现那里已成兵站,不免遗憾。战事吃紧,蒋介石的警戒线也放得够细,常常半夜闯入民居搜查,一夜连闯一家数次,搅得人通宵无眠。

蒋家的溪口生活却是安闲。23日傍晚归家,蒋经国亲自打年糕,蒋介石颇为欣赏,食欲也好了许多,一边津津有味的吃芋头,一边含笑视孙儿。

这一天,宋美龄再次发来电报催促蒋介石出国,“兄此次返乡休息,深思之后,颇觉安慰。盖兄为国服务已二十载,从未有适当休养,朝夕辛劳,爱国之忱中外皆知……年来欧美之军事、实业建设、科学日臻猛进……兄可乘此时机外出一行,以广耳目,藉以充实精力。”

蒋介石拒绝了。他在第二天的电报里说,“乡间甚安。兄决在乡静养,暂不他往。”

连着几天,蒋介石登武岭山,极目远眺,俯仰徘徊不忍归。但战尘弥漫,电报往来依然不断——

125日,腊月二十七。蒋介石建议空军飞往北平,散发传单,警告中共;并希望在北平的中央军立即准备投入战斗。

126日,腊月二十八。蒋介石电令北平中央军突围,如果不可能突围,则希望傅作义准许在北平的中央军部队空运南撤。如果不答应部队空运撤退,则希望能让中央军的全体军官撤退,留下士兵与武器给傅作义。如果全体军官不能完整撤退,则希望能让师长以上军官南撤……

清明

正月十五那天,蒋家祠堂上摆了许多桌酒席,蒋介石邀请地方官奉化县长、武岭学校校长以及族人亲邻参加,蒋经国和夫人蒋方良敬酒。席间,蒋介石说:“今天请诸位来喝杯淡酒,往后还要请诸位到南京去喝酒。”

他又问:“王世和现在何处?”王本是溪口人,曾任蒋介石的侍卫长,贪墨无度,抗战胜利后闲住上海,蒋家父子早对王置之不理。王世和的父亲佯称儿子在宁波诊病。“世和不能再糊涂了,流落不得,还是回到我身边来得好。”蒋介石说。而在以往,王世和没少挨蒋介石的骂。有时蒋不高兴,就用白手套去摸窗栏角落,有灰就骂;自己饭吃多了,不消化,也骂,骂侍卫是饭桶:“我叫你添饭你就去添,难道没发觉我已吃饱了吗?”

后来王世和赶回溪口,跟随蒋介石去了台湾。

这场筵席不欢而散——中途有人来报,蒋介石的密友,中国国民党创始人之一戴季陶,在这天上午10点服安眠药自杀,死于广州东园招待所。蒋经国在当天的日记里写到,“父亲闻耗悲痛,故人零落,中夜烯嘘。”两个月前,蒋介石的另一位亲信,被称为蒋介石“文胆”的陈布雷也已在南京自杀。

春节一过是清明。蒋母墓前,蒋介石跪拜祈祷,喃喃自语以至涕泪,连声嘱托儿孙“多磕几个头”。蒋方良只是鞠了一躬,蒋介石怒目而视,说“俄国人不懂礼节”。

归途中的轿夫,也感受到了蒋介石的强烈情绪。蒋介石催促轿夫加快步伐,轿夫喘气不止,蒋介石就斥责他们“不准喘气!”

轿夫们说:“蒋大总统这次回家不比往常,脾气特别大。

蒋介石还带着一家人,专程到葛竹外婆家扫墓探亲。晚上,在族人的小洋房里住了一夜。蒋这次到葛竹,多次嘱咐他的表弟王良穆说,“良穆,你到溪口来,我在家等你。”

临别时,蒋又重复了一遍。事后王良穆回忆:“表哥这次来,特别客气,从来没有这样叫我到他那里去。当时我没有领会他的意思。直到他离开溪口,才知道原来他是想叫我跟他同行。”

423日,也就是这一年春节过去69天后,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的第三天,蒋介石离开溪口去往笕桥航空学校。当交警第十总队进入溪口,接管侍卫总队所担任的内卫警戒任务时,蒋家各室一片狼藉,地毯被褥、儿童玩具、杯盘瓷器遗落一地,无人过问。

这天夜里,解放军第35军攻入南京。次日凌晨,长江路292号——总统府大门洞开。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士兵,蜂拥冲进麒麟门后面的走廊。以往,这扇门只有蒋介石进出时才开启。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2013年第3期《壹读iRead》杂志。
关注壹读官方微博获得新鲜事 http://weibo.com/yiduiread
*版权归《壹读iRead》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评论这张
 
阅读(587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