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壹读为快】对话徐峥、陈数:制作快乐不容易,但——人民需要快乐  

2013-01-23 14:44:48|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泰囧》屡破中国票房记录,但徐峥并不以票房论英雄。当上了“史上最贵”导演,结果就是让这个本来也不夸夸其谈的人,变得更加谦逊。他说,现在自己更有敬畏之心了。

    文 | 壹读iRead记者 林楚方 实习生 马莉娜

  【壹读为快】对话徐峥、陈数:制作快乐不容易,但——人民需要快乐 - 壹读iRead - 壹读iRead
 

    按徐峥的话说,《泰》票房到5亿以后,就只剩数字,和自己无关了。
    12号票房冲到12亿。时间在继续,数字还会变。现在徐峥能做的是总结,不断总结,很谦虚很谦虚地总结。第一部电影搞成这样,他没有表达“不过如此”的态度,相反却说对这一行更敬畏。

    对其他电影导演,徐峥表现得很谦逊。他也会批评,但批评的都是现象,比如一些不那么成熟的导演以及一些很烂的剧本。

    此次对话也是徐峥总结的一部分,对话由陈数发起,作为演技派的陈数,和国内唯一的十亿票房导演,一起聊了电影本身,也聊到电影之外的态度。

    对话过程中,徐峥有时严肃,有时放松,遇到好笑的事,会情不自禁发出特有的徐峥式大笑,和银幕上一样。陈数则像

个“学者型演员”,经常做出具有专业主义风格的总结。

    以下为对话实录。

   
“我讲的是普世价值”

陈数(以下简称“陈”):现在是不是更忙了?

徐峥(以下简称“徐”):之前有很多采访,票房过7(亿)后,7、8、9、10的时候,开始有新一轮采访,角度和方向都不

一样,不是电影宣传的概念了。

林楚方(以下简称“林”):开始总结?

徐:对,总结……各种总结。

林:“处女秀”秀到这地步,别的导演怎么过(笑)……

徐:没有没有没有。一开始我自己觉得观众会喜欢,但没想到最后变成事件了。其实过3(亿),就挺高兴了,和我想的

差不多,过5亿就开始想,哇塞,下一部怎么办啊?到6、7、8、9、10……跟我没关系了。其实我也怕票房太高,大家看电影的心态和视角就变了,视角变了,他就会说,凭什么(那么高的票房)?其实那样(用票房)衡量这部电影也不对。

陈:(对别的电影)不公平?

徐:对,这是部优点明显的电影,但不代表没问题。

陈:我看的时候就在想,你和宝强(片中“宝宝”扮演者)那个反差,搭配起来很冒险,特别是徐峥的角色,很容易顶不住。但看下来,整个搭配很不错,你的那种喜感的东西,在一些细节上更占优势,而宝宝身上有更夸张、更直接的风格,这种配比有益处。我们拍戏时也经常寻找这种配比,我明白这个道理。现在,你们在一起,产生的化学反应非常好。

林:一个反应就值10亿。

陈:(笑)对,先祝贺一下。

林:人家都说亿元俱乐部,亿元俱乐部,现在你进10亿元俱乐部,但就你一个部长……

陈:(笑)压力有点大啊。

林:凭什么能过10亿?

徐:有很多原因。首先是电影本身,它的类型是喜剧,而且我讲的是普世价值,是回归传统的普世价值,是覆盖人群最广,而且最通俗的一种。什么是我说的“普世价值”?比方说,儿子爱妈妈,丈夫要回归家庭,都是普遍价值观。就形式来说,电影涵盖了公路,亲密伙伴,还有情节设计,一个人要到一个地方拿把钥匙,或者拿个法宝,最后没拿到,但在途中有所醒悟,这是剧情设计。然后这是部现实主义喜剧,什么是现实主义?就是人物跟观众有交流感。还有,电影节奏明快,颜色鲜艳,音乐好听。这些都是电影本身的因素,另外一个成功

因素是,目标明确的营销,包括档期设置也不错。

陈:还有积累吧。

徐:是。上部《人在途》也不错,但它不是以票房体现出来的,虽然没做什么宣传,也依然是匹小黑马,在网上点击率一直很高。加上之前我拍的一些喜剧片,这使得我们有个庞大的受众群。再加上我们三个人的组合所带来的化学反应。

陈:徐峥有次采访说的话我很赞同,他说做这么多年戏剧演员,积累了很多和观众互动的经验,很清楚观众想要什么。在这部电影中,在情节设置里,徐峥设了很多包袱、笑点,这些元素一出场,观众就有反应,说明徐峥那些积累非常重要。也可以说,是徐峥的综合能力在电影中的表达。

林:我感觉,电视剧观众比较认演员,电影观众比较认导演。

徐:说明从我开始就不只认导演了(笑)。其实我刚才说了,就是电影本身因素,品牌累积,一开始就是“高概念电影”,大家看完海报,就知道是什么电影了,他是带着诉求看的,目标明确,就是去笑,满足“笑”的欲望后,又变成口碑,最后变成事件。所谓事件,就是发现身边人都看过,哎,我也要看,从众心理啊……然后年底大家乐一下,说不定还有单位组织包场呢。

陈:我欣赏徐峥创作的出发点,就是尊重类型片的出发点。以前中国类型片概念不成熟,很多时候,可能创作个剧本,或者导演有个好创意,觉得故事很好就拍了。但这不是类型片思维,类型片在西方已经很成熟了,它是很工业化的娱乐产品,有根据可循,有模式参照,而且有多年的市场检验。所以,我觉得像徐峥这样尊重这种成熟机制,按照这样的方法做电影,这是一个进步,甚至可以放在中国电影工业角度来说。

不要迷信一些教育体系

林:有个有意思的现象,有些行业,做得好的人,往往不是学那个专业的,往往跨行业的人做得更好,包括媒体。

陈:(笑)你是说自己吧,你是政法大学毕业的,结果做媒体……这很可能是中国独有的现象。但像纽约电影学院毕业的人,他们所拥有的专业能力,跨行业的人很难超越,他们受到的训练,包括学术训练。专业训练,受过没受过差别大了。

徐:是的。

陈:我的确发现很多导演当然接触比较有限在专业上不过关,哪怕是学那个专业的。其实任何东西都是有语言的,景别、角度,甚至衣服、色彩、道具摆放角度……等等,都是有语言的,甚至是审美意义上的语言,但我发现很多人不明白。我们不要迷信所谓的……

林:大导演?

陈:是不能迷信国内一些教育体系。

徐:是这样的,像陈数虽然一直在做演员,但也关注整个行业,就是超乎演员视角的关注,但演员不就该这样子吗?

陈:(笑)我也这么认为。

徐:我认为很多东西是相通的,你现在做演员了,只不过是你选择做演员,如果去做导演,你应该跟做演员一样好;如果做编剧,也该是个好编剧,只是你在当演员而已。而不是说,你根本就没有这种能力,只不过因为长得好看才做演员,然后做成那样子。你看好莱坞一些演员,还心理学博士呢,有很高的学历。

林:演员也好,导演也好,记者也好,到最后拼的是文化。

陈:“文化”这个词容易被误会,或者说,拼的是知识结构。文化和知识是两回事,文化是把知识消化了,然后全嚼烂了,再吐出来的东西,那是文化。

“我有种报复心理”

林: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经历,以前看国产电影,出电影院第一句话就是:这故事讲得不行。

陈:太经常了,或者说,故事没讲懂,故事有问题。

林:讲故事有那么难吗?

徐:讲故事是电影最最核心的东西。

林:最核心的东西,怎么那么多人不好好做?是没有能力?

徐:不是。讲好一个故事,需要做很多功课,要去做研究,并且做计算。《泰》里的很多点,仙人掌啊,油霸啊,都是一样一样加进去的,不是一上来全都有,是今天有个突破,明天有个突破,是很长的过程。我有点浅薄的见解:我觉得故事最重要的是结局。从我做故事的经验看,我一般先要设定大致的结局,然后从后面倒推过来,一定要让前面发生过的事情为结局服务,因为结局就是这样子,所以一开始就得把人物设置成那样子。

比如喜剧片,它一定要有个好结局,每个角色都不该受到实质性的伤害,结局有了以后,就往前面推。我看电影,经常会发现,前面讲得特好,但结局不满意,觉得,哎呀,你这故事白说了,怎么可以这样子?

林:觉得,自己拍算了?

徐:倒不是,每个人掌握的世界很有限,我没准备做职业导演,我是一点点撞着的。在没剧本时,我发现我可以讲个故事,这故事一开始怎么样,后来怎么讲,看看,发现,哎,越来越明白,然后才敢当导演。

林:碰上二百五的导演,你们不想自己上?

陈:不可否认有些时候,会遇到一些不成熟的导演,每当这时候,我的经历都是这样的,在尊重导演的情况下,又要尽量达到自己满意的结果,然后要做很多沟通,反正很吃力。如果能遇到一个不仅对剧本把握很成熟,而且尊重演员才能的导演,会很幸福。

徐:演员做到后来,会觉得你演得再好有什么用呢?剧本不合理,人物就是不对,不是靠表演掰得过来的。人物写得好,像宝宝这样的,看到这样的角色,演员会兴奋的,你会有这样的体验,所以我自己做导演时,有种报复心理。

林:报复谁?

徐:我特别希望在现场我们不需要改剧本,我之前把能改的全改好。而且陈数我告诉你,我交给王宝强的剧本,他的台词专门有他的颜色,这本子就是专门给他用的,他就拿这个剧本用,王宝强看剧本高兴死了。

电影里必须有态度

林:真没有“不过如此”的感觉?

徐:我只能说,拍完电影后,对拍电影这个事情是有敬畏的。真的开始进到这个门里,就知道自己真是小学生。再去看以前那些电影,我觉得,哎呀,他们怎么能在表达上(比我)完成得那么好。到我这部,我看重的真不是票房,而是我的表达。并不是说,票房高了就是好电影,我不会用票房衡量别的电影,也不会用票房衡量自己的电影。我后面再拍一部电影,很可能在叙事或者拍摄上,比《泰》还好,但很可能票房没那么高。

陈:我理解为,代表成熟心态吧。

徐:我希望大家能看到的是,徐峥是一个特别愿意研究影片如何走向观众的导演,而且他也在学习。

林:你在乎不在乎电影里要体现一些态度?

徐:当然。我自己的阅读量或经历,都远远不够,所以我给自己的片子,选择了一些很通俗的主题,或者说最世俗的东西。但就如同我前面说的,它一定也是有价值观的东西。对更深的命题,我的理解力或者表达力还达不到,这就是我真正有敬畏之心的地方。

陈:我觉得这也是特别重要的一个态度。这么多年来,作为演员,我每年都看到很多剧本,的确,我经常不知道剧本的价值导向,里面经常有错位,甚至不公正的价值观,作为演员,我只能把我这个人物的价值观立起来,否则就不知道这个角色到底在干什么。

徐:其实,《泰》里的一些态度,是我很想表达的。比如,在宝宝的心目里,做葱油饼就很快乐。其实这个桥段一开始就想好了。我有个朋友,念长江商学院,有一天他发现家对面有个葱油饼铺,就给人家算了笔账,水电,煤气,一核成本,哎,弄成连锁店可以上市啊。我一听有意思啊,说你把上一次算的账发条短信息给我,我说我要把它放到电影里。但到电影里,就回归到价值观层面了:宝宝不想让它上市。这不光是喜剧,而是代表了不同的价值观。

林:文化价值观?

徐:对。就是说,我不按你们那个世界的要求活着,我为什么要去上市呢?我为什么要取得成功啊?做葱油饼很快乐啊,我就要做葱油饼啊。有了这个故事,才有后来的换错房间,然后想既然做spa,索性就各种葱油饼手法上吧。现在据说很多spa店,推出了葱油饼宝宝疗法。

陈:我一直说,一个很棒的电影,它之所以被大家称为棒,不同层面的观众,都能从中看到他想看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你的核心价值观,一定要他们认可和回味,但我发现,高端人士反而没读解到,只是好笑而已,倒是一些小孩儿,一些更单纯的人读解到了。

林:你以后还会继续拍下去吗?

徐:拍这部电影之前,我并没有做职业导演的打算,包括我的储备,各方面都不够。

林:(笑)现在需要拼命谦虚……

徐:我真是这样。一般来说,一个导演拍了一部电影后,后面还有两三个故事跟着,我拍完这个,就不知道后面拍什么了。但现在冥冥中平添份责任,观众都在问,徐峥下部是什么时候,等这事儿过去后,我得好好想想,看看有什么方向。

林:就这么拍下去吧,人民需要快乐。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2013年第2期《壹读iRead》杂志。

关注壹读官方微博获得新鲜事 http://weibo.com/yiduiread

*版权归《壹读iRead》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评论这张
 
阅读(156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