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男演员的奋斗#之卖炒饭的男一号  

2013-01-17 11:35:18|  分类: 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壹读iRead记者 吴久久 潘晓凌

男演员的奋斗之卖炒饭的男一号 - 壹读iRead - 壹读iRead

 

2012年,“北漂”演员王嘉儒只拍了两部戏,挣了万把块钱,到了年底,差不多一分钱不剩了。但这也是他最成功的一年,他26岁,演了一部电影,还是男一号。

5月份,山东一家影视公司看中了他,请他去拍一部小成本电影,讲一个转业军人立志建设家乡,带领全村村民种金银花致富。

开机仪式的台子搭在田里,警察在现场维持着秩序。王嘉儒跟当地的政府官员、制片人、导演在台上站成一排,背后是5米多高的大海报背景,脚下红地毯,台下围着一圈相机和摄机,

镜头扫过来扫过去,彩花漫天。

“跟做梦似的。”他说。

拍戏时,他坐在椅子上,导演在边上指挥服装师挑衣服:“这件衣服有点素,跟他肤色不搭。”转头又吩咐化妆师:“粉底打细一些,叫他更帅。”

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在围绕他而忙碌。到了晚上,导演和制片找他谈戏,谈角色该怎么表现,剧本该怎么调整。王嘉儒又激动又恍惚。

电影拍了一个月,到了杀青时,王嘉儒从梦里跌回现实—他还是漂在北京的一个小演员,没关系没背景,没固定工作。北京城万人如海,一身如芥。

王嘉儒没学过表演,他老家缺水,产煤,差不多家家都有人在矿上干活儿。他中学毕业后念的是甘肃煤炭工业技工学校,2008年毕业,顺理成章做了矿工。

为了让他好好工作,家里凑钱给他买了一辆小车。矿上收入不错,就是累,每天下800多米深的井,上来后,得拿洗衣粉洗澡。没多久,就遇到矿难。王嘉儒腿长跑得快,队长被埋在

下面。后来刨出来,王嘉儒发现这个一米七的男人,抻直了不到一米六。

那一刻王嘉儒觉得自己死过了一回,往后得为自己活。他想做演员,于是偷偷把车开到兰州,卖了5万块钱,直奔横店。那是20104月份的事。

在横店,在影视城注册过的群众演员有3500多个,没注册的数不清。王嘉儒想,自己要用两年时间,混成有台词的演员。

结果这个计划第二天就实现了。他个子高,形象不错,一个剧组副导演找他,让他演了个龙套的角色。好运气一股脑儿地来了,他天分不错,跑组勤快,在横店的群众演员里出类拔萃,接连跟了几部大戏,跟小沈阳交过手,跟李立群搭过戏。在《宫锁心玉》里他演一个小太监,杨幂伏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小太监走过去,踢了人家两脚。他紧张得一身汗,但是导演就嫌他踢得不够狠,他一咬牙,用力踢了一下。他怕杨幂不高兴。后来杨幂没生气,当然,也没记住他。

一个老演员告诉他,要在演艺这一行发展,还是得去北京。于是2010年年底,王嘉儒从“横漂”变成了“北漂”。

北京发展机会多,但像一块大蛋糕悬在半空,千辛万苦跑过来,才发现这蛋糕看得见,咬不着。

在横店,只要每天早起,腿脚勤快,总能找到活儿干。王嘉儒想,自己既然已经演过角色,无论如何不能再继续去做“群众”了。

“那会被人以为,这个演员演不好,只能回来做‘群众’,就没人找我演戏了。”他说。他住在北京昌平区沙河镇,那儿一个单间月租500元。

在北京的第一个春节,他卖了手机过的,年三十晚上在出租房里煮方便面,跟家里打电话,说:“锅里煮着肉呢。”

为了能演到角色,他两三天就绕着北京城跑一圈,给各个剧组送简历,在这一行,叫“跑组”。北京总有些地方剧组扎堆,太阳宫、建德门、上康城,王嘉儒能把宾馆的名字都背下来。衣服穿得体面,皮鞋锃亮,头发打理干净,然后敲门进去,制片人问:“你哪个学校毕业的?”

“甘肃煤炭技工学校。”

人家就懒得理他。桌上的简历堆得跟小山一样,大把的中戏、上戏,再不济也是正经表演专业出身。

一个男副导演倒特热情,贴近了跟他说:“有个角色适合你,你也可以给我做助理。”末了补一句:“晚上洗个澡,就睡这儿吧。”

王嘉儒往那人脸上揍了一拳,走了。

即便有戏演,角色演员也是剧组里最底层的人。

请全组的人吃饭不可能,请喝水,一次也能花掉好几百。导演、副导演隔三差五吼一嗓:“谁帮我买早餐吧。”一帮角色演员争着去。好些人出身不差,动不动请导演吃饭,王嘉儒也得咬着牙请。

“请人吃饭,人家不一定记住你;但是不请,人家可能就记恨你了。”

三个月戏拍完,王嘉儒拿的钱,差不多刚刚够请人吃饭。慢慢地他也弄明白一些行当里的潜规则。比如拍一部电影,不一定要上院线才能挣钱。选好题材,跟地方政府说这是宣传本地的片子,就多少能弄到一笔官方补贴,基本上成本就全有了,再拉一些企业赞助,就已经稳赚不赔。片子拍完,肯定没指望上大城市的电影院,但是地方政府的宣传部门自然会组织本地公务员、事业单位跟学生观看,这样还能有一笔票房进账。

总之,在演艺圈越往上爬,越能翻云覆雨,点石成金,而最底下的人得为吃饱饭发愁。

王嘉儒想了个办法,不跑组的时候,就在德胜门卖袜子。袜子是最便宜的那种,10块钱9双。

卖了没多久,一个小偷偷他顾客的包,王嘉儒喊了一声,把小偷的手腕攥住了。小偷一挥手,刀片在王嘉儒腕子上划了一条长口子,他一疼,就松了手,小偷一溜烟没影了,被偷包的人跑得比小偷还快。

王嘉儒自己找了个诊所缝了两针,20块钱,一天的摊白摆了。

第二天还得去卖,结果碰到一个认识的副导演。

“你不是刚演完一部电影吗?怎么还干这个呀?”副导演问。

“我还得吃饭啊。”王嘉儒笑,然后捂着手上的绷带,“这是拍戏受的伤。”

副导演叹着气走了,王嘉儒撵上去,硬要送人几双袜子。王嘉儒看着他的背影有点黯然:这个人以后再也不会找他给他角色了。谁会找一个买袜子的演员呢?太不专业。

过了两个月,王嘉儒跟朋友借钱弄了个手推车,买了煤气炉,开始在路边卖炒饭。下午三点在出租屋里刨胡萝卜丝、切白菜,晚上七点推车出去。一份炒饭卖6块钱。跟他一块摆摊卖烤串的小伙子看他有趣,晚上戴个厨师帽子,一身油烟地卖炒饭,白天穿得漂漂亮亮像个明星,就故意跟他大声打招呼:“您怎么变身啦!”

那段时间,王嘉儒抽空就在出租房里写剧本,写自己的故事,写完了把梗概发到网上,想有人能看中,拍成电影。

还真有一个制片人找他,说可以帮他联系投资,但是没路费的预算。正好炒饭的买卖也干不下去,推车炉灶卖了800块钱,王嘉儒就给人汇过去。等了两个礼拜,没回音,再打电话就打不通了。

王嘉儒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身无分文地坐在出租屋里。家里打电话来,他说:“工作忙,就是不大稳定。”说完眼泪就要滚下来,他硬生生憋住,一哭气就泄了。

王嘉儒打算年底找几个广告片子拍了,拿点钱回家过年。回家之前,王嘉儒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程九寒。他想,也许这样能让自己在来年换换运气。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2013年第1期《壹读iRead》杂志。
关注壹读官方微博获得新鲜事 http://weibo.com/yiduiread
*版权归《壹读iRead》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评论这张
 
阅读(24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