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奢侈游戏2:马球  

2012-10-23 11:39:12|  分类: 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壹读iRead记者 吴久久 特约撰稿 刘子超

 

推杆进门的一瞬,刘诗来放松了缰绳。乌黑的瑞普如脱缰一般,昂首狂奔。

刘诗来享受这样的时刻。红色家庭出身的他,骨子里自有一种桀骜不驯,而最初之所以苦练马球,是希望在最难的项目上,获得最顶尖人群的尊重。

这位被称为“马疯子”的中国商人,39岁,面容清秀,身材单薄。仅从外表看,很难把他和中国顶尖的马球手联系在一起。

 

世界上最难进入的圈层

6年前,他开始学习马球,“把生意交给职业总经理”。6年后,他成了北京一家马球俱乐部的老板,国内级别最高的马球手,马球圈子里的“中国名片”。

这是一个由各国顶级精英组成的圈子,全世界只有3万人,却包含了皇室成员、商界精英、社会名流,以及一万多来自阿根廷、澳大利亚的马球从业者。马球昂贵的费用和文化资本,轻易地划分出他们所属的阶层。但是仅仅玩得起还不够。马球的技术门槛,又将那些缺乏恒心、苦练和勇气的富豪们拒之门外。

这因此成了“或许是世界上最难进入的圈层”,也因此,这样的圈层甚至轻易超越了世俗的国界,“成了通往世界最顶级阶层最通用的护照”。

刘诗来这样说。此时,他正收拾行李,准备开始阿根廷马球之旅。他要去学习比赛中10级球手的新技术和新思路。

马球手的级别从-2级到10级,在全世界,达到10级的马球手总共不超过10人,其中有7个来自阿根廷;6级以上的全世界只有50人,3级以上已算是非常好的职业球员。

“我是一个不错的1级球手,是一个稍差的2级球手。”刘诗来说。

马球俨然已经成了他这辈子最后想攻克的高峰,而且难度甚大,所以当那些地产大佬们正为“过冬”绞尽脑汁之时,刘诗来却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马球上:11月,他飞赴阿根廷训练、比赛,朝圣马球界的最高赛事阿根廷公开赛。1月,他去泰国观看亚洲杯,之后再次回到阿根廷训练。7月,他去英国,看“女王杯”,看皇家温莎赛和阿奇·大卫赛等国际重大马球赛。8月,参加第二届中国马球公开赛。等到比赛结束,已是深秋。这时,他会再次听到潘帕斯大草原的呼唤。那个赛壬般的声音对他说:“该回阿根廷打球了。”

 

到阿根廷去,做一名骑士

刘诗来是国内第一批去阿根廷学习马球的人。在此之前,他骑马,滑雪,玩帆船,甚至拿过全国帆船锦标赛第三名。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帆船“有点儿自虐”。马球就不同,“马球是男人的运动,更像领兵作战。”

在最辉煌的时代,马球曾遍布86个国家,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繁荣的象征。高昂的花费注定马球与财富结伴。在中国之前,加入世界马球协会的国家是俄罗斯。当时前苏联解体,一批财富寡头应运而生,马球逐渐在这个群体中流行开来。上世纪30年代,中国还拥有诸如北京马球会、天津马球会、上海马球会等俱乐部。新中国成立后,马球还一度是全运会的比赛项目。但是革命年代毕竟不存在马球生存的土壤,而随后而来的商业时代又以目空一切的财富逻辑摧毁了马球必需的绅士风度。直到200012月,背靠燕山余脉的北京长城阳光山谷马术俱乐部才肇始了马球在中国的复兴。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阳光山谷是最初一批开始懂得享受生活的精英们的周末聚集地。正是在这里,约旦大使安玛尔让刘诗来了解到久已失传的马球和相伴的生活方式。“安玛尔来自约旦最悠久的家族,拥有打马球的传统。他看到我就走过来,因为他在中国没见过骑马骑到这种水平的。”

安玛尔问刘诗来,你想打马球吗?刘诗来说,马球没什么意思。安玛尔笑了,说,那我带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马球。

在安玛尔的示范下,刘诗来初次领略到了马球的魅力。他记得当时脑海里一直回响着一个词:“骑士”。

刘诗来花了6个月时间跟随安玛尔,学习马球的规则和简单的击球技巧。由此,一个崭新的世界在他面前展开了。

刘诗来记得,当年在阿根廷打马球时,教练曾经让他做过的一个“无杆训练”。在整场比赛中,教练都不允许他拿马球杆,只让他全身心地参与防守。

“不拿杆的时候,你只能专心防守,心无旁骛。但一旦你拿起了杆,你就会想去击球,去看球,很容易就忽略了身边的人。”刘诗来说,“人有了欲望,就会影响自己的本性。”

 

成就感超越了生意场

每年11月,刘诗来和朋友会租下阿根廷的一栋别墅。除了星期一,全世界马场休息的日子,剩下的6天,他们每天下午都会去打比赛。整个赛季结束后,他们又转战到美国的迈阿密。在那里,891公顷的土地上,有15个翠绿色的球场在等待他们。

每一次训练和比赛,刘诗来都穿着印有五星红旗的球衫,为的是让人知道中国人也懂马球。他津津乐道3年前在美国马球公开赛中折桂的一幕。当时,对手球队的老板是美国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约翰·沃什。在决赛前,沃什望着刘诗来,一副尽在掌握的神色。他不相信中国球手也能打好马球。然而,比赛的结果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刘诗来这方很快进入状态,在两节过后就以61领先了。尽管沃什不得不紧急调整策略,发起攻势,但最终还是以56败北。

对刘诗来来说,那是一场酣畅的胜利。因为当时全场只有他一个中国人,大家不约而同地喊他“中国兄弟”。当这一称号响遍全场时,他感到血脉贲张。“那种成就感,超越任何一次生意场上的欢愉。”

如今在国内的比赛中,刘诗来早已在任何一个位置游刃有余。他的速度之快,常令对手瞠目结舌。所有的教练都说他像“射出去的箭”一样。

虽然,在国内接触马球并打了一些低等级比赛的人,只有3040人,马球从业人员在100人以内,曾经享受过28分钟驰骋战场快感的马球手则更少。不过刘诗来认为,马球终将不再是当年约旦安玛尔大使推介下的“少数人的游戏”。

他认定,国家意志和财富暴力都不再像10年前那样主宰一切,中国的精英们开始拥有越来越成熟的个人生活。他们从财富的饥渴感中解脱出来,仅仅是把财富当做舒展生命的翅膀。这些人,就是马球的潜在玩家。

现在,以北京郊区和天津为主要阵地的马球基地已经形成,而以上海周边、浙江九龙山为根据地的马球俱乐部也已走向成熟。刘诗来的梦想是让世界上的顶级人群都知道中国有了马球运动,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做得比他们好:“他们世袭了祖辈一两百年的财富积累,我们中国人则是自己创造财富来参与这项运动。我们依靠自己,摆脱对财富的狭窄认识,把自己送到这片绿茵地面前。”

 

 

*版权归《壹读iRead》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评论这张
 
阅读(24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