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名嘴告别CCTV都干了些什么   

2012-08-13 19: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郭力 李庆雅

7月,芒果台改版后的《我们约会吧》首次播出,邱启明随着缓缓升起的舞台站在观众面前,依然身着标志性的白衬衫灰西服,依然没打领带。

这是他播报央视新闻时的标配行头,“因为我觉得《24小时》应该营造一种放松的环境,让观众觉得你是来跟他们聊天的。让人觉得节目是尊重观众,而不是强行灌输的”,他自己解读说。

因为犀利的评论成为央视新闻主播中的新闻人物,又因为微博炮轰新闻制片人是“傀儡”而成为新闻话题,事后从央视跳槽到湖南卫视,邱启明身后的背景已经从新闻图片、大小标题变成了100位舞动出场的女嘉宾,他让更多的观众直接在电视镜头上看到了他腰部以下的部分,然而就如邱启明自己所说,“以前的邱启明还在,(新版《我们约会吧》的)精华部分还是《24小时》短板式的点评”:当一位男嘉宾要求相亲对象有50万年薪有房有车时,邱启明脱口而出:“显然你对这个社会有了戴眼镜的看法”;嘉宾相亲失败时,他说,“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寻求真情实感的过程”。

近年来,央视众多主播都选择了“转型”,或主动或被动,或华丽或低调,邱启明是新近的代表。他们曾经是 “国嘴”,稳重、端庄、字正腔圆,现在则成为娱乐明星、文艺演员、政府官员;他们曾经展示着国家的伟大光荣正确,而现在除了担任政府官职的,其他“还俗”的“国嘴”即便不“三俗”,也纷纷以轻巧、嬉笑、南腔北调诠释着自己的另一面。

离开“体制”的他们,一部分人真正挣脱了束缚,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演绎着轰轰烈烈的对体制的逆袭;而另一些人却发现,自己成就于体制内,一旦离开,自己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水之鱼。

 

邱启明指导青年交友

 

邱启明似乎挺忌讳将《我们约会吧》称为“娱乐节目”。尽管要求相亲节目的嘉宾有逻辑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但是邱启明对自己很有信心,要“选择强化逻辑性的路线”,办一档“真诚互动的青年交友节目”。

“交友节目不仅是男女互问爱吃什么饭,泡什么吧,送什么东西。”他说,“节目里的这些人构成一个小社会,我希望观众跟我一起倾听他们的声音和思想。”因此,邱启明说“绝不会让类似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的拜金女出现,这是原则”。

做新闻主播时,邱启明着力把新闻节目做得“放松”、“不灌输”,而转型主持“青年交友节目”时,他反过来要对娱乐节目做“逻辑化”改造了。“这也是湖南卫视给我的要求。”邱启明说。这一点也得到了《我们约会吧+》制片人刘蕾的呼应。

今年上半年湖南卫视的收视率大跌,曾一度从全国第二跌出前五,台长欧阳常林下令“拼了”,各个栏目酝酿着改革。从《我们约会吧》升级成《我们约会吧+》的关键,就落在了邱启明身上——刘蕾表示,“选择邱启明是《我们约会吧+》对高端娱乐原则的秉承”,她看重的是邱启明的“责任感、正直,原则、态度”,她对自己物色的这位新主持有着自己的观察“邱启明表面上给人的感觉过于理性冷静,但其实他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还是一个很有人文精神的人,所以非常适合去掌控、疏导舞台上不同价值观的碰撞”。

将一档体制外的非正统的屌丝状娱乐节目,通过来自体制内的高富帅主持的基因植入,而完成节目改良,某种程度上说,邱启明和刘蕾正在做这样的试验。

和湖南卫视签约那天,邱启明包里放着两张纸:一张辞职单,一张央视内部调动函,一张代表与体制的彻底告别,一张代表与体制的继续融合。

事实上可以说,邱启明曾经也做过另一个类似的试验,在体制内的正统的高富帅节目里注入体制外的屌丝基因。曾经在央视新闻节目《24小时》里,他和他身后的央视新闻评论部的团队一起尝试过即兴评论的新闻播报方式,2010年江西抚河决堤,邱启明毫不客气地打断抗灾指挥官员平其俊对领导指示的介绍说“我只关心汛情”。2011年动车事故后,他直言“中国,请你放慢速度的脚步!走的太快,不要把人们的灵魂落在后面”。说到兴起时,邱启明就差拍案而起了,常常占用其他新闻的播报时间,后台编辑就会立即删减新闻,删减时长还要和他的超时评论一秒不差。

然而“体制内”这个基因太强大了,就好像父亲的秃顶必然会遗传给儿子一样。邱启明给自己定下了“三不”的底线——不反党、不反政府、不三俗,明确了一个主义——毫厘主义,一毫一厘地往前走,不过因为“讲官腔官调官话套话的东西会起鸡皮疙瘩”,所以他没有如其他一些他的前同事一样说“我爱死这个党,六十几年无战争,我爱死这个政府,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他尝试提出问题,“有五千多万留守儿童、医保社保、民众的幸福感、食品安全、教育制度”,但是秃顶的遗传已经是既成事实了,戴假发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了,还非要用各种药水去刺激头皮、去植发动手术,都只能是瞎折腾。

323日,邱启明发了两条微博:

“如果连自己的权益都保护不了,评论部我要你何用?傀儡制片人,我活得比你们自由!再见了!”

“央视前辈赵说,你就是走,也不能发这样的微博,因为央视培养了你,关键是没有任何央视人害你,你要对得起央视。制度上的缺陷,不该变成一个事件。我同意,我会履行用工协议,到结束那一天。”

两条微博没多久就被删除了,3个月后邱启明开始“青年交友节目”主持生涯。在体制内,他本是来自体制外的屌丝,而到了体制外,他反而成了来自体制内的高富帅。邱启明透露,自己目前正着手成立个人工作室,原因之一,“就是不愿意再进入体制内了”。

新版的《我们约会吧+》从73号开始,每周二和周三晚间10点播出,虽然才不过一个月,但压力之下的湖南卫视已经迫不及待的宣布这次改版取得了胜利,央视索福瑞CSM29收视数据显示,725日这天,《我们约会吧+》也以0.99收视率、4.24%的收视份额,位列同时段全国收视第一。但无论未来如何,邱启明都已经不可能再回头。

 

赵忠祥和倪萍负责娱乐

 

从“国嘴”到娱乐明星的转型,邱启明真正的前辈是赵忠祥。邱启明曾说,“单以专业角度讲,我非常尊重赵忠祥老师”,但其实不论从“国嘴”的资深度来说,还是从转型娱乐的放开度来说,赵忠祥对于自己每个身份的融入程度,都要彻底得多。

2009年,曾代表了一个播音时代的赵忠祥正式办理离职手续,离开央视。此前他已经成为了举国瞩目的娱乐明星,不过真正投身娱乐事业是在加盟东方卫视、和台湾综艺一哥吴宗宪搭档主持娱乐节目《舞林大会》之后。

赵忠祥一直将自己的主持风格总结为“庄重,严肃,字正腔圆,掷地有声,气壮山河,凛然不可侵犯”。显然,他更适应地将自己的风格和娱乐大众的需求的混搭。在其中一期《舞林大会》上,台湾第一美腿名模陈思璇围着赵忠祥跳起贴身舞,并在他身前抬起只穿裸色丝袜的大腿。面对美腿,赵忠祥目视前方,表情淡定,并说自己 “像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接着东方卫视的购物频道主持人寇婷婷推销起了赵忠祥的专用领结,赵忠祥也开始推销陈思璇的丝袜。

节目中,赵忠祥甩开膀子模仿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步,与嘉宾合唱儿歌《小燕子》,被网友起名“芙蓉姐夫”。他没有给自己转型娱乐设定任何条条框框主义原则,他更放得开。甚至让人觉得,在新的体制下,赵忠祥更如鱼得水,更展现本性。2006年笔者曾与赵忠祥有过一次对话,彼时他仍是“国嘴”的典型代表,不过当他以动物世界的磁性嗓音连说五个“他妈的”时,那种自然而然的混搭感,确实与舞林大会的坐怀不乱有异曲同工之妙,令人心旷神怡。

赵忠祥的放开是有回报的。在央视时,限于“严禁拍广告,严禁到地方台走穴”的铁规,赵忠祥不能接拍广告,但在退休之后,他说:“我不能把自己的路都堵死了,今后我要考虑合作了。”不过他坦言自己还不是娱乐圈的有钱人,“300万很多吗?至少它吓不着我!……我还不是娱乐圈的富人,娱乐圈的富人应该是什么标准?500万肯定不够。我的目标更高。”

相比之下,赵忠祥的老搭档倪萍的“还俗”就自然得多,或许这是因为倪萍的“国嘴”生涯中“凌然不可侵犯”的情形比较少的缘故。当她发现“自己上百件旗袍没有一件能穿进去”时,就“了解了自己不能再站在这个岗位上”了,她开始演员生涯,从《美丽的大脚》到《雪花那个飘》,她得到的第一个海外奖项是蒙特利尔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

她有了新的爱好——画画。不过据说,同样爱画画的赵忠祥总让倪萍“不要乱抹”。“我的风格就是尽量拓展,什么都画。”倪萍说,“赵老师的画就特别有规矩,这跟个人性格有关系。”

不知道看了赵忠祥的《舞林大会》,倪萍会不会对老搭档的“规矩”的性格有新的认识。倪萍不打针抗衰老,不过她特别害怕“50多岁的年纪,脑子已经是80岁,糊里糊涂一锅粥”。

 

杨澜会赚钱,黄健翔说不好话

赵忠祥离开央视的时候是67岁的老人,倪萍最后一次主持春晚是2004年,45岁。对于他们的年龄来说,离开体制并不那么难分难舍,反而充满了寻求新生命的跃跃欲试。体制带来稳定,离开体制,大收益往往也伴随着大风险,更多人离开体制的时候,怀揣着不安和忐忑。

不过,当年26岁的杨澜主动离开,却是因为体制内“缺乏安全感”。1991年的央视春晚共有六名主持,其中一名主持,“导演组突然决定不用了,但却没人去通知她”,杨澜记得,“那一天,那位大姐兴冲冲拿着礼服到化妆间,化妆师说没她名字,结果那位大姐黯然神伤地走了”,这让杨澜“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如果没有机遇和环境的平台,有多少成功算是你努力的结果?”她问自己。

如今杨澜已经是富豪榜上的人物,自然算得上成功,但这样的成功并不容易复制。原央视当家花旦文清以 “央视工资低,无法满足日常需要”为由离开,但几年来只在一些影视剧中演过几次配角。赵琳曾经和文清一同主持《生活》,比文清更早转行当了演员,改名叫做赵子琪,最为大众了解的事情就是嫁给了书商路金波,掀起了微博上一场轰轰烈烈“斗小三”的浪潮。

马斌“被离开”的过程相当狗血,他2003年进入央视主持《前沿》,之后又在2套节目晨间主持《马斌读报》。2009年,因为被黑客窃取电脑资料,而导致裸照在网络上流传。自此,马斌就从央视消失。2010年,他选择加盟了加盟凤凰卫视。

另一位无奈“还俗”的是黄健翔。因为“世界杯解说事件”辞职时,他说自己“的确给领导添了不少麻烦,辞职对大家是一种解脱”。他进入央视时,央视体育的解说标杆是宋世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按照行业公认的路线去做”;他在央视每年都提加工资的事,然后被同事举报说他到处走穴;他一直把解说员定位为艺人,因为“需要半疯半傻的状态”,但领导却认为解说员是文艺工作者;而当他39岁离开体制重新寻找舞台时,发现自己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长得也不够帅,唯一的技能是“会说话”。现在黄健翔主持的节目并不少,不过,无论是《年代秀》还是《歌声传奇》,观众都嫌黄健翔主持得不好——离开了央视,好的主持标准就是何炅、汪涵。

体制是这样一种东西,它给你稳定,前提是你遵照它制定的规则,塑造自己为它需要的形状。离开它,你需要的不仅仅是“转”型,更是重新“造”型,因为体制以外,需要的是另一种形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所需要的形态是——能放下自己的身段吗?够有娱乐精神吗?开得起玩笑吗?听得懂最新最酷的网络黑话吗?经得起娱乐传媒的八卦式报道吗?挑逗得了导演和观众吗?

比如此刻,你希望邱启明解开他的第三粒衬衫纽扣吗?

版权归《壹读iRead》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壹读微博:http://weibo.com/yiduiread

  评论这张
 
阅读(82716)|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