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读

壹读传媒,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内容生产商和传播商。

 
 
 

日志

 
 
关于我
壹读  

《壹读》杂志官方博客

轻幽默,有情趣。壹读,不仅仅是本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是一个童话,但教人不安  

2012-11-29 17:18:51|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壹读iRead 特约撰稿 夏车聃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强势开画。在拍了一部完全美国风情的《制造伍德斯托克》之后,李安选择了将加拿大小说家扬·马特尔的小说拍成电影,讲述一个印度少年在南太平洋上度过227天后获救的故事。李安之前的片子涉及了中国家庭、英国经典、美国超级英雄、同性恋、谍战、摇滚等等领域,题材横跨东西、打通雅俗。还有什么片子他没拍过?李安推出了宗教意味浓厚的《少年派》。

观众熟悉《喜宴》、《饮食男女》中的烟火气息,理解《理智与情感》、《绿巨人》的故事,讨论一下《断背山》、《色·戒》的争议点。而《少年派》,则是一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故事,我们不妨通过李安的三重隐喻去一探究竟。

 

事实:一只猛虎

西方有谚语“房间里的大象”,来表示显而易见的事实。而救生艇上的老虎—则真是“要了卿命”的事实。力气不够,不能把老虎推下海;没有食物,老虎就会游过来把自己吃掉;李安还给出了一个精神层面的“悖论”:老虎活着固然可怕,老虎要是死了自己则连生存所必须的对环境的警醒都要丧失,最终也是死路一条。唯一的方法就是和这个庞然大物在方寸之地共存。派不得不打飞鱼、吊海龟,先把老虎喂饱,再慢慢驯服它。

电影中有许多美轮美奂又匪夷所思的场景,比如堪比《阿凡达》特效的神秘小岛,漫山遍野跑着小动物。派爬上一棵树,摘下奇怪的果子,层层剥开,里面居然是人的牙齿。如此看来,救生艇上有一只老虎并不算最稀奇的事情。

派在多日的漂流中体力不济,意识也开始模糊,可是自始至终,如何与老虎共存是他生活的核心。为此,他一个素食主义者要用锤子敲死美丽的大鱼,再把肉剔出来吃掉;像动物一样在帆布上撒尿来标识自己的地盘。生存是一件血腥而残酷的事情,丝毫没有鲁宾逊漂流记式的浪漫。

但结尾彻底颠覆了“事实”。派的船到达大陆之后,老虎跳上岸跑了。227天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这只老虎。来调查沉船的日本人不相信派的故事,他讲述了另一个版本:船沉后,四个人活了下来,法国厨子先后杀死断腿水手和派的母亲,然后派在一次搏斗中杀死了厨子。

如果没有这只老虎,那充满了227天的翔实的生活细节从何而来?我们可以容忍小岛是幻觉,但对于救生艇上的“老虎”—生命中唯一的相对物,都无法去命名—是老虎,还是那个可能是真人的“理查德·帕克”?有关事实的一个关键是,事实从来不存在,除非你能证明它。

 

自我:一个少年

少年派在说谎吗?

他问前来采访的作家更喜欢哪个故事,作家的第一反应是“我无话可说”,然后想了想,说:“有动物的故事更好”。第一个故事虽然奇异,但第二个故事中,人所表现出的动物性更让人无法面对。人们宁可相信一个荒诞的动物世界,也不愿相信惨烈的百姓故事。

令人惊奇的是,第二个故事中的每一处细节也非常符合逻辑。如果成立,那么派就并非靠和老虎斗志斗勇活下来,而是眼看着母亲被杀死。

当少年派以第一人称开始叙述这个故事的时候,究竟是真实的自己,还是想象中的自己?两个故事中有坐标明确的人与动物的对应关系,派是为了让调查员相信而随口编造,还是这两个故事本身完全可以置换?也许“事实”并不重要,少年派对自我的认知,似乎并没有在对事实的一次次重述中摇摆不定。两个故事中,派都是幸存者,他是更强大、勇敢而精明的赢家。也许那只庞大的孟加拉虎,就是派的自我映射,一个无敌的存在。

当然,我们还可以猜测,也许像许多滥套的情节剧一样,主人公在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历险之后,发现这原来是一场梦。少年派证词的反复,足以让我们怀疑从来就没有什么老虎或者厨师,他只是一个人默默在海上漂流了227天。

 

上帝:一片大海

我们唯一能确定的是,少年派从海上来。这一片大海是毋庸置疑的。

作家选择了有孟加拉虎的故事,派说:“谢谢。和上帝的意见一致。”

在小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作者曾透过主人公之口发问:“这个世界并不是它本来的样子。它是我们所理解的样子,不是吗?在理解某件事情的过程中,我们加进了一些东西,不是吗?难道这不使得生活成为了一个故事吗?”

李安也认为,我们需要故事,不然生命就像无理数π一样无限循环下去。他的潜台词是,这样的生命没有意义。电影宗教意味浓厚,但醉翁之意并非在教义,而在教义的基础:具有想象力的故事。

现实如此残酷,我们更不能因为缺乏想象力而错失了好故事,这大概就是信仰的来源。少年派信仰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为什么不?宗教在想象力构建故事这个层面上说,没有本质区别,它们在理性之外,提供人们赖以支撑的精神空间。

整个故事中,发生地、见证者都是大海,只有它在场,并提供条件,故事才是合理的。而少年派说,只有上帝才会让这个故事发生。

影片中有一幕,派在漂流期间遭遇到一场风暴,极度恐惧中,派双膝跪地,振臂高呼:“上帝啊!我赞美你!”没有向孟加拉虎或者凶狠的厨子屈服的少年派,虔诚地匍匐在一个更大的所在之下。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壹读iRead》2012年第9期。关注壹读微博及时获知新鲜事 http://weibo.com/yiduiread

*版权归《壹读iRead》杂志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yidu@ireadweekly.com

 

  评论这张
 
阅读(253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